您的位置:言情888 > 其他类型 > 晚安郁先生 > 248 噩梦

248 噩梦

作品:晚安郁先生 作者:汐奚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清早。?乐?文?小说 www.lwxs52. com

    黑色轿车停在邵氏集团大楼前,司机小跑过来,打开车门,“副董事长,了。”

    邵卿下车的动作有些缓慢,提着皮包站在车前时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然后才转身往里走。

    有半个月没来公司,邵卿今天没有同往日那般穿着贴合身材的套装,而是穿了套偏宽松样式的长裙,恰好可以遮住她的脖子。

    后颈的伤口还有些明显,邵卿生怕被人,特别选了款式保守的衣服。

    “副董事长早。”

    沿途有很多员工见邵卿,纷纷低头恭敬的打招呼。

    邵卿慢步前行,后背的伤口开始结痂,但她还不能大意。医生叮嘱,平时动作幅度不能太大,还要注意伤口愈合情况。

    “早。”

    邵卿似乎心情不错,微微颔首同下属们打过招呼。她提着包走向电梯,有认跑她的前面,先把电梯按钮按下。

    “邵卿!”

    电梯门打开的那刻,身后忽然有人出声。邵卿不自觉转过身,身后出现的女人后,表情似乎没有太大的惊讶和起伏。

    “你终于出现了!”景美美脸色阴霾的走上前,跟在她身后的保镖立刻将邵卿包围。

    这样的情形瞬间吸引大家的目光,公司保安们也一溜烟跑过来,“副董事长,有什么问题吗?”

    很快的功夫,两边的人马形成鼎力的势头。景美美身后那些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们,很容易令人联想什么不好的画面。

    邵卿弯起唇,笑了笑,道:“没什么问题,你们去工作吧。”

    保安人员邵卿的眼色,只能服从,“是,副董事长。”

    “大家都散开。”保安们把围观的众人驱散,告诉大家都赶快回去工作。

    众人虽然好奇,但邵卿在,也都不敢靠近。等大家都离开,邵卿才扬起唇,道:“景小姐今天大驾光临,有什么指教吗?”

    “哼!”

    景美美冷哼声,瞥眼四周的状况,表情不屑道:“不要以为这里是邵氏,我就会怕你。”

    “我当然知道景小姐不怕。”邵卿伸手拨弄了下头发,“景小姐胆子一直很大。”

    景美美沉下脸,不想同她说些无关紧要的话,“你故意摔倒,然后又演戏装好人,就是为了破坏我和关律的订婚礼?!”

    “我是真的摔倒了。”邵卿耸耸肩,一脸无辜道:“至于你和关律的订婚礼,那是注定成不了的!”

    “胡说!”

    景美美心底的怒火渐起,“如果不是你,我和关律都已经订婚了。”

    “是吗?”

    邵卿挑起眉,一步步走景美美面前站定后,目光与她平行,“我想景小姐,你大概搞错了。关律根就不爱你,他爱的人是我!”

    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景美美下意识扬起巴掌,却被邵卿一把扼住她的手腕。

    身后保镖见状,立即就要上前,却被邵卿警告道:“你们好别动。”

    她嘴角微勾,下巴朝上方轻点,瞪着景美美说道:“没有?这里四处都是监控,要是景小姐还想惹麻烦的话,那就让你的人动手吧。”

    景美美偏过头往周围扫了眼,瞬间冷下脸,“你们都退开。”

    “是,小姐。”黑衣保镖们顷刻间往后退开。

    景美美咻的抽回手,“邵卿,你少得意,关律只是被你这种有心机的女人迷惑了而已。”

    听她的话,邵卿眼底的笑容更加浓烈,她深吸口气,神情逐渐沉寂,“关律有没有告诉过你,我们很早前就相识了。”

    很早前?景美美想起上次关律和她说过的话,脸色不禁变了变。

    她的表情有异,邵卿摇摇头,道:“我和他之间,别说你一个景美美,就是十个景美美,也不可能把他抢走!”

    “你……”景美美脸色变的灰白。

    轻轻转过身,邵卿提着皮包走进电梯里,在电梯门缓缓关上的那刻,她又把目光定格在对面的女人身上,道:“景美美,你死心吧!”

    哗啦——

    电梯镜面门合上,景美美瞪着消失在门后的邵卿,气的脸色发白。

    从小大,凡是她景美美中的东西,哪里有人敢和她争?和她抢?然而今天,邵卿不但伤了她的面子,更是把她上的男人抢走!

    景美美眯了眯眼,眼底的寒意四起。这个女人太可恨了,她一定要狠狠出口气才行!

    “小姐。”保镖上前示,询问她要不要进一步行动。

    纵然心底气愤,但景美美也清楚,这里是邵氏集团,她继续闹下去也不会沾便宜。

    “我们走。”

    “是。”

    景美美冷着脸转身离开,保镖们纷纷跟在她的身后,寸步不离。

    ……

    “5,4,3,2……”

    录音大厅中,导播开始倒计时,所有工作人员都进入工作状态。

    镁光灯下的演播台前,乔南坐姿挺直,妆容得体,透过监视器的屏幕她的脸,五官立体感极强,“今年备受瞩目的高架桥工程,预计将在下月底竣工,届时……”

    乔南清脆婉转的声音回荡在演播大厅,全场工作人员精神投入,都在恪尽职守。大厅入口处走来一道身影,男人单手插兜走摄像机前,挑眉望着台前的女子。

    前几天秦澜申台里,让乔南尝试一些闻类的主持工作,没想台里竟然一致通过。之前乔南主持的两档目,收视率都在不断提升,这种时候加大她的曝光率,对于她来说无疑是个绝好的机会。虽然闻类目不比其他目,要求的专业素养要更为全面和严谨,但乔南从来都是个虚心学习的人,想来她也可以胜任。

    “明总。”

    有人发现进来的男人,急忙出声打招呼。

    明腾淡淡一笑,示意大家不要拘谨,继续各自的工作。他不过就是恰好经过播音大厅,也恰好进来一。

    大家很快又举起精神,重进入工作状态。

    坐在灯光下的乔南,目光笔直,嘴角扬起的弧度恰好处。听说秦澜昨天又给她开小灶,教她播音技巧直很晚。

    台里的同事们都在私底下议论,不过大家也都了然。秦澜和乔南的关系极其特殊,撇开她们工作中的上下级不谈,但是私人关系就令人羡慕不已。

    一个是未来婆婆,一个是未来儿媳妇,这种上位速度怎么可能不快?

    明腾望着被灯光包围的乔南,深邃的眼底慢慢泛起笑。其实他的眼光挺准,当初第一眼乔南时,他就觉得这个人,适合坐在聚光灯下。

    须臾,明腾走出演播厅,助理跟在他的身后,一路紧护,寸步不敢离开。自从案子后,总不时有闻媒体暗访或者偷拍,然后放往上炒作闻。

    如今的明腾,公众形象一落千丈。前几天还有人认出他,当街破口大骂,民众的怒火需要慢慢平息,那些谩骂和诅咒,他都沉默的接受。

    口袋里的手机响,明腾弯腰坐进车里,号码后立刻接听,“你录完目了?”

    “刚结束。”

    电话那端的乔南走下播音台,来僻静的角落,“我你来了,是来找我的吗?”

    明腾笑了笑,道:“我想来问问,可以让明宝来家里过周末吗?”

    听他的话,乔南不禁笑出声,“昨晚明宝还问我,什么时候能够去你?他很想你。”

    “我也很想他。”

    “周末吧,周末我带明宝过去。”

    “好。”

    挂断电话后,乔南表情稍稍有点僵硬。她回味了下刚刚同明腾的对话,怎么觉得有点像离婚夫妻要孩子的感觉呢?

    汗!

    乔南倒吸口气,不知道那么小气的郁锦安知道以后,又会怎么样?

    别墅门前停下一辆白色轿车,郁海芙熄火后,拎着手里的东西走进别墅大门。

    叮咚。

    门铃响,钟点工阿姨给她打开门,恭敬地喊道:“郁小姐,您来了。”

    “嗯。”郁海芙换了鞋,提着袋子往里走,“我哥还没下班吗?”

    “还没有。”阿姨跟在她身后,回答,“近郁先生都会很晚才回来。”

    “很晚才回来?”郁海芙蹙起眉,转过身盯着阿姨问,“我哥为什么很晚才回来?”

    “这个……”阿姨蹙眉,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砰砰砰!

    楼上咚咚哐哐的响,郁海芙咻的仰起头,往二楼过去,“楼上在装修吗?”

    “是的。”

    她把手里的袋子放下,然后沿着楼梯上去。走廊有尘土飞扬,她堵着鼻子走卧室前,沉下脸问道:“这间卧室好好的,为什么要装修?”

    钟点工阿姨只好如实回答,“郁先生说,这间卧室要改成儿童房。”

    “儿童房?!”郁海芙瞪大眼睛,眼底的神情骤然变的阴霾。

    房间里有工人正在施工,无法进去。郁海芙抿起唇,沉着脸走下楼。

    “那个汤是给我哥的,等他回来,你告诉他。”郁海芙指了指带来的袋子,同阿姨交代。

    阿姨应了声,急忙将提袋拿起来。

    不久,郁海芙气哼哼离开别墅。

    傍晚下班家,乔南打开门时,儿子已经坐在客厅的沙发里电视。她的工作时间不算稳定,晚上加班算是常事,虽说现在带儿子重要,但有些工作她也还是不能推脱。

    幸好还有郁锦安,有时候想想,乔南觉得有他在真的不错。

    “妈妈。”

    明宝跳下沙发,一溜烟朝她跑过来,“妈妈,我肚子饿了。”

    小家伙甜甜软软的依偎过来,瞬间驱散乔南全身的疲惫。她低头在儿子脸颊亲了下,立刻换好衣服,走进厨房。

    郁锦安正在洗菜,乔南低头瞥眼,立刻伸手把他拽出来,“还是我来吧。”

    “有什么问题吗?”郁锦安双手沾着水,湿漉漉的望着她。

    乔南指了指他洗好的卷心菜,勾了勾唇,道:“这种菜要把叶片剥开,一层层洗,不是整个洗一下,知道吗?”

    好吧。

    人都是有自己擅长的,和自己不擅长的。显然做饭这种事,郁锦安的擅长和天分,只能停留在方便面的十二种吃法中。

    换个人接手,工作效率确实不一样。郁锦安倚在厨房门前,着乔南忙碌的身影,薄唇一点点扬起。

    这种感觉,好像又回从前。那时候他们住在别墅,他每晚回家以后,见厨房中的光亮和她,整颗心都是满满的。

    客厅忽然传来一阵笑声,郁锦安斜眼坐在电视前的儿子,蓦然一笑。对了,现在还有儿子,原的二人世界,变为三口之家。

    三口人的家。

    郁锦安对于这个称呼,特别满意。

    “锦安,有件事我要跟你说一下。”乔南把菜切好,准备下锅前还是决定告诉他。郁锦安这样的小气鬼,她好提前报备,免得被他找麻烦。

    “什么?”

    “明腾说相见明宝,我答应他周末带明宝过去。”

    对面的男人挑了挑眉,倒是没有什么情绪起伏,“可以,周末我们一起带明宝过去。”

    “你也要去?”乔南微惊。

    郁锦安瞥眼身边的人,冷哼声,“我不会让你单独和他见面。”

    “……”

    怎么是单独见面呢?不是还有儿子吗?

    “有儿子就更不行了。”似乎穿她的心思,郁锦安补充道。

    乔南:“……”

    刺啦!

    热油爆火翻炒,香气很快弥漫整个屋子。乔南动作麻利,前后不过半个多小时,三菜一汤就已经端上桌。

    明宝自从吃上乔南做的饭,体重蹭蹭上涨。

    “还要吃。”

    儿子又伸手,乔南现在不怕他挑食,就怕听他说还要吃。

    “不能再吃了。”

    明宝没有得乔南的同意,只好把求助的目光向郁锦安,“还要吃。”

    儿子的眼睛又黑又亮,仿佛清澈见底的泉水。郁锦安伸手捏起儿子嘴角的米饭粒,给他夹起一个鸡翅放碗里,“后一个,不能再吃了。”

    “好。”小家伙美滋滋弯起唇。

    乔南蹙眉,伸脚在桌子下面朝对面的男人狠狠踹过去,“他已经吃了很多。”

    郁锦安忍着疼,笑道:“没关系,等下我陪他玩一会儿,消化掉就好了。”

    晚饭后,乔南端着碗筷去收拾,郁锦安如约陪儿子玩。小家伙吃的多,运动量也大,上蹿下跳玩的不亦可乎。

    等乔南收拾好出来,郁锦安也给儿子洗好了澡。近郁锦安给儿子洗澡的技能倒是提升不少,洗的又好又快,还能顺带把儿子哄睡。

    乔南走床前时,儿子已经昏昏欲睡。郁锦安侧躺在床边,掌心落在明宝肩头轻拍。这幅画面超级暖心,她悄悄退出来,没有打扰他们。

    儿子还没有开口喊爸爸,为了这一点,郁锦安每天都要跟她唠叨十几遍。乔南正在琢磨,要想个办法让儿子尽快改口吧,要不然她都要被烦死了。

    吧嗒。

    卧室门轻轻一响,乔南着出来的男人问道:“睡了?”

    “睡了。”郁锦安转身坐她身边,不由分说就低下头,薄唇落在她的嘴角亲吻。

    “唔!”

    乔南偏过头想躲,但他双臂伸过来,瞬间将她禁锢在怀里。而后他修长灵活的手指,沿着她的裙摆下面伸出去。

    吧,她就知道这个男人没有那么好心。

    “别闹了。”乔南左右躲闪,气喘吁吁地低喃,“儿子很容易醒过来的。”

    “不会。”

    郁锦安薄唇抵着乔南的鼻尖,耳鬓厮磨的开口,“家里正在装修。”

    “装修?”乔南按住他伸过来的手,“为什么装修?”

    “我把二楼改成儿童房了。”郁锦安薄唇落在她的耳边轻吻,声音低沉,“估计要一个月才能完工,时候你和儿子就可以搬过去住了。”

    呼!

    乔南偷偷松口气,心想幸好还要一个月啊,她的噩梦是不是要开始了?

    “南南。”

    “嗯?”

    “你什么时候答应嫁给我?”

    耳朵后面痒痒刺刺,乔南偏过头,恰好他深棕色的瞳仁,“这个嘛,结婚可是大事情,我还没有想好。”

    “你还要想什么?”

    “要想很多呀。”乔南清清嗓子,红润的唇瓣勾起,“比如说,你以后会不会对我好?会不会对儿子好?以后还会不会欺压我?欺负我?还有你的资产啊,房产啊,小金库这些我都……”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乔南嘴巴忽然被男人落下的唇堵住。

    一个气息绵长的热吻,郁锦安双臂撑在沙发边沿,狠狠瞪着被他压在身下的人,眼底的眸色越来越深,“那你先想一想,今晚我们加时赛几场?”

    噗!

    乔南脸颊爆红,“郁锦安,你别乱说,儿子真的要起来了!”

    这种警告对于郁锦安来说,不过都是乔南的借口,他压根没有放在心上。沙发里纠缠的两道身影几乎就要难舍难分时,卧室的门突然打开。

    “我要尿尿。”

    明宝穿着睡衣,站在房间门前揉着眼睛,“憋不住了。”

    闻言,乔南一把推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瞬间整理好凌乱的衣服,抱起儿子跑进浴室。

    蓄势待发的弩箭,突然变成空箭。郁锦安品尝从天堂坠落的滋味,他倒在躺在沙发里一动不动,起伏的胸口代表着他此时心底的懊恼还有怒火。

    起来,儿童房装修的速度要大大提高才行!

    幽暗的卧室内没有点灯,只有微弱的月光从窗口映射进来。卧室中央的大床上,有道蜷缩的身影不安的扭动。

    忽然间,床上的人睁开眼睛。

    “啊——”

    郁海芙拥着被子惊坐起身,双手紧紧揪住胸口,额头布满冷汗。她剧烈的喘息着,眼底还有来不及散去的恐惧。

    

推荐阅读:倾世宠妻   天香   拾光里的我们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御前女官   寂寞寂寞就好   曾想盛装嫁给你   一嫁大叔桃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