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言情888 > 历史军事 > 穿成潘金莲怎么破~ > 249|通敌

249|通敌

作品:穿成潘金莲怎么破~ 作者:南方赤火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晋`江独家发表潘小园心中一颤。=乐=文=小说 这台词,怎么这么耳熟呢?原著故事里,潘金莲风流娇俏,又喜欢乔模乔样的立在屋檐底下抛头露面,引来一干浮浪子弟天天骚扰,说的不就是这么一句话吗?

    赶紧回头,只见五六个年轻闲汉正哄笑着往自己身上指。领头的那个歪戴一顶盔的玄罗帽儿,身上穿一件半不旧的天青夹绉纱褶子,双手拢在袖里,眯着一双眼,正肆无忌惮地朝自己身上打量。街上的行人见了,也放慢了脚步,笑眯眯的热闹。

    武大脸色青白,拽着她袖子,一个劲儿的往屋里拉,“娘子,快回去吧!”

    潘小园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武松前脚刚走,后脚就被小流氓欺负家门口。难不成每次都是关门躲清静?做人窝囊这份上,无怪过去的潘金莲嫌弃不上!

    那为首的闲汉马上又欣赏起了武大的紧张样子,夸张地嘿嘿嘿笑了几声,拉长声音问:“大郎,你家小娘子气色还是不太好,听说病了?是不是晚上没得满足啊?你要卖力些啊,哈哈!”

    后面几个小的一齐起哄:“应二哥真是慧眼啊,嘻嘻嘻!这好一块羊肉,恐怕他啃不太动哟!娘子,你说是不是?”

    还有的道:“哼,瞧她现在装着一副贞洁烈女的样儿,背地里欲求不满,不定怎么骚呢!听说病得也莫名其妙……”接着是不堪入耳的嘟嘟囔囔。

    潘小园只气得浑身发抖,头脑一阵阵的懵,第一反应竟是摸手机拨11。随即才意识自己身处何地,求助般四处望,只邻家一家帘子下面的孕妇,坐小凳子上低头纺线,眼睛鼻子鼻子纺锤,连耳朵根子都不带动一下。另外一条帘子悄悄掀开小缝儿,后面闪着几张兴奋好奇的面孔,眼睛里是瞧不够的热闹。对面银铺里探出个圆脸妇人,一副了然的神情,转头跟后面的丫头窃窃私语,不时偷偷笑着。

    搬来的武大娘子招蜂引蝶,又不是第一次了,她那张俏脸儿红的!被撩了吧!叫她穿那么窄的衣裳!

    猥琐不堪的眼神,苍蝇鼻涕一般粘在她身上,偏生那几个流氓自得其乐,余光街坊们无人制止,更是有恃无恐。武大娘子越是尴尬无助,越是让他们心满意足。

    “哈哈哈,小娘子快回去罢,你家老公在床上等你呢!哈哈哈哈……三寸丁谷树皮……”

    潘小园走也不是,回也不是,简直快忍不住骂人了,但不能出声……一旦说出什么奇怪的词,自己可就完了……

    那纺线孕妇终于后知后觉地听见什么异动,凳子往前挪了挪。但马上里间就有人大声呵斥,让她别乱热闹。那孕妇慌忙拉了帘子,回去了

    武大终于鼓起勇气迈出一步,一张脸胀得通红,使劲扯着潘小园衣袖,眼里露出乞求的神色。

    那几个流氓呢,等的就是要美女和侏儒手拉手腰并肩,居然开始吹口哨了。

    潘小园觉得自己眼泪快出来了,一时间想不出什么应对之策,只得装作什么都没听见,随着武大进了屋。心里头憋屈,手上用力,砰的一声,把嘲笑和口哨关在门外。

    尽管知道被猥亵的对象并非“自己”,可心里仍是说不出的委屈。原来的潘金莲有多风流,已经不重要。如此姣好的姿色,配了武大这样一个三寸丁谷树皮,身就是她的原罪,任凭谁见了,都会忍不住评头品足,生出各种联想。而街坊邻里就不起武大,更瞧不起她,乐得瞧个热闹,谁愿意帮她说话?

    来不及感慨世道不公,便一盏热茶端在了自己面前。一低头,那茶杯后面是一张方方的丑脸,小胡子翘着尾巴,眉毛耷拉着,带着讨好的笑。

    “娘子消气,吃茶。”

    潘小园一怔,不由自主地接过来,道了声谢。

    武大听她一个“谢”字,又露出昨天那受宠若惊的神色,连声道:“娘子说什么话,娘子不恼我,我已是知足啦。”

    潘小园吃一惊,赶紧咽下一口茶,“我、我怎么恼你了?”

    武大讪讪道:“以前被闲人说嘴的时候,娘子不是每次都要把我骂一顿吗?我知道我没用,娘子可以骂我……”

    潘小园怔了好一阵。原先那个潘金莲暴躁得可以!不过,眼睁睁着自己的大好青春和这么个人拴一辈子,谁不怨呢?隔三差五就有一帮要多猥琐有多猥琐的闲汉,在门口怪里怪气的骚扰,王八才能忍!

    眼下自己不过是初来乍,对武大,也是同情多于厌恶。然而谁知道三年五载过去,自己会不会被折磨成原主潘金莲的样子?

    只听武大又鼓起勇气,跟她讲道理:“娘子,外面街上乱,以前我就叫你别多出门,你,招惹多少是非……你、你生得这么好,可不是让外面的浑人胡乱的,是不是?”

    言外之意,娘子你这副样子,出门也是撩人,待在家里,只让我做丈夫的瞧,不是很好吗?

    这番话像是在他心里翻来覆去好久了,吞吞吐吐的的说出来,颇有些一家之主的模样。其他人家里,丈夫都应该是这样对妻子说话的吧?

    潘小园不敢苟同这样的价值观。直载了当的一句话噎了回去:“大哥,奴这几日也想通啦,与其这么别扭着过日子,不如大家都放手,落得干净,咱们……”顿了顿,祭出了写小说时的常用句式,“和离!你与我一纸休,咱们好聚好散,也免得多少是非口舌。”

    说毕,拿出气场,目不转睛地盯着武大。

    武大却像烫了一般,一下跳起来,连连摆手,道:“你你,你又来了!不成,不成,那怎么成!……”

    潘小园心中一动,敢情她不是第一次提离婚了!

    武大还在絮絮叨叨的说:“我活了三十岁,才讨娘子这么好的媳妇,那是、那是前世修来的福分,你我都这样了,再没个继承香火的,以后都没脸见祖宗!娘子你可怜可怜我……我、我为了给你治病招魂,花了……花了……”

    潘小园狠下心来,转头不去他可怜兮兮的眼神,踱开几步,道:“可怜你?谁可怜我呢?”

    武大拙于言辞,翻来覆去的也就这么几句话,见说不动她,慢慢居然也强硬起来,上去拉住潘小园衣襟,好像生怕走丢的小孩子,固执地说:“反正你是我娘子。我就不放你。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不写休。死也不写!死也不写!”

    潘小园眉毛一竖,强压住心头怒火,还要再争,武大却放软了语气,说道:“况且你的娘家人都不在了,我若休你,你一个无依无靠的妇人家,靠什么生活?娘子就别异想天开啦,以后我多赚钱,一定能供得你好。咱们生一堆儿子……”

    这一句霸道的“我养你”,在潘小园来,却有如当头一棒,顿时清醒了。她一个妇道人家,又没经济收入,骤然间离了婚,靠什么吃饭?恐怕过不了多久,就得去县东头的丽春院体验人生了。

    她长叹一口气。经济不独立,吃人嘴软啊。过去的潘金莲一次次试图离婚没离成,十有*也是这个原因。

    于是淡淡道:“大哥想什么呢,我也不过是被那些闲汉气着了,随口说说。”眼着武大转悲为喜,心里暗暗打定主意:“得赶快给自己攒些钱,才是正道。”

    武大只道她打消了离婚的念头,喜上眉梢,兴冲冲地说:“我去准备今日的买卖,不能再耽搁了——今天不用做饭,娘子去楼上歇着吧。”说毕,顺手抄起她喝完的茶杯,往后面厨房去了。

    潘小园心中暗自庆幸。原来每天都是潘金莲烧火做饭。而今天,家里恰好有武松设宴剩下来的鱼肉酒饭,让那衙役收拾过,整整齐齐地放在桌上。于是今天做饭的任务就省了——也幸亏如此,否则她连古人的厨房都没去过,两眼一抹黑,恐怕连一锅汤都烧不熟。

    想这儿,赶紧跟着武大去了厨房。先熟悉一下里面的布置和器具,免得以后做饭的时候穿帮。

    厨房里黑漆漆的烟熏火燎,透出发酵面粉特有的醇香气。一个硕大的砖灶挨墙砌着,上面堆了五六扇竹篾条蒸屉,想必是武大每日做炊饼的地方。潘小园以前写文的时候做过考据,宋时的炊饼,相当于现代的发酵馒头,是北方相当常见的主食。原叫做“蒸饼”,后来为了避宋仁宗赵祯的讳,才改为炊饼。有些版的《水浒传》电视剧里,武大郎挑着担子卖芝麻夹肉烧饼,绝对属于原则性错误。

    和蒸炊饼的砖灶连着的,是一个二尺来高的小土灶,想必是夫妻俩日常烧饭做菜用的。灶上架着一口铁锅,灶洞里全是草木灰,几块发红的木炭还没熄灭,土灶周围比别处温暖了许多。

    潘小园着这炉灶,忽然想,倘若自己没穿越,那么几个月后,药死武大的那碗砒霜水,便是在这个灶台上烧的。禁不住浑身一颤,下了几滴冷汗。

    王婆嗑够了瓜子儿,手指头放口里嗉嗉,咂摸咂摸,随手在抹布上捻干了口水。见潘小园来了,忙堆下笑来,抓起抹布,将桌子拭抹一遍,又把几个茶盏口儿揩了一圈,张罗着点一碗豆蔻姜茶,给她驱寒。

    “娘子,怎的几日都不来老身这儿吃茶?”

    潘小园眼着沾了她口水的抹布擦遍了所有的茶具,哪里还有吃茶的心思,心想怎的古代人偏偏这么不讲究。不对,同样是古代人,《红楼》里可要精致多了。老天一定是嫌她上辈子太过邋遢,才给她发配这么一个粗犷的世界。

    拿起一个茶盏,不动声色地用衣袖悄悄又擦了一遍,才让王婆点了茶,谢了,端起来慢慢喝。宋代的茶,都是沸水冲泡茶粉而成,有点像现代日式抹茶。然而其中又会加入各种香料甚至药材来调味。眼下这个豆蔻姜茶的味道还不错,喝下去喉咙热热的,微微出汗。

    王婆笑眯眯地着她喝茶。方才潘小园被小流氓骚扰的时候,王婆坐在茶坊里间,也是热闹的一员。可眼下事情过去,王婆对她的态度,又变成了恰好处的友善,甚至带着些做作的热情,仿佛刚才的不愉快压根就没有发生过。

    潘小园居然被她得有些不好意思,喝了口茶,没话找话:“干娘……近来可好?”

    穿越初始,连片钱渣儿都没摸过,却得知家里有三十多贯的负债,心情有点复杂。也愉快不起来,笑容略显僵硬。

    王婆却似乎就等着她开口,堆下笑来,朝对面瞟一眼,低声道:“这么快就来要债了?照老身说,也忒急了点儿,谁人家里没个山高水低,乡里乡亲的,用得着算那么清楚么!”

    潘小园大为感动,赶紧表示同意。王婆又说:“老身不才,上次没能出钱,只是出了点儿力,心里甚是惶恐。现在恰好有个机缘,娘子若是需要用钱补贴家用……”

    潘小园心里一跳。这是送上门来的机会,让她挣外快?

    眼下自己是个没有工作的全职主妇,生活全靠武大养家。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如何有底气跟武大提离婚?

    再说,多亏当初武大处借钱想办法,自己才有幸穿越“还阳”。且不说这钱有多少真花在了实处,有多少是武大傻了吧唧被坑的,总归是他一片好意。占着这一副好躯壳,这账不能不认。

    赶紧点头:“需要,需要!”心里开始盘算,自己身上有什么手艺,是在古代能拿得出手的?

    王婆眉花眼笑,刚要开口,忽然外面有人叫唤:“老王,老王!今日有茶没?”

    王婆只好起身出去,抹布一甩,回头朝潘小园递了一个抱歉的眼神,让她稍安勿躁。

    朝外面招呼:“薛嫂子,又卖花儿来?进来吃杯茶!来,来!”

    便有一个头戴翠花、脸上搽粉的四五十岁妇人进来了。潘小园见是年纪大的,忙站起来福了一福。

    那薛嫂眼前一亮,将她打量了好一阵。不方便一上来就问这小娘子的姓氏人家,便笑着还礼,跟王婆客套着坐下了,点了一盏茶。

    潘小园听她们家长里短的唠,心里暗暗留意,一字不落地听着。这个社会对她来说还有太多陌生的地方。

    薛嫂手里的布包儿沉甸甸的,着装了千八百文钱。王婆一双小眼在上面羡慕骨碌碌转,笑道:“这又是哪家的谢媒钱?”

    薛嫂便得意笑了,道:“这桩亲事说出来,可笑掉老姐姐你的大牙!南门外的胡员外,近托我寻一房好人家女儿做妾,出手就给了一匹上好缎子做定金,啧啧,大户人家手笔!”

推荐阅读:倾世宠妻   天香   拾光里的我们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御前女官   寂寞寂寞就好   曾想盛装嫁给你   一嫁大叔桃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