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言情888 > 其他类型 > 房东先生[综英美] > 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作品:房东先生[综英美] 作者: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此为防盗

    丹砂用力摇了摇头,用力环住巫琮的脖颈,“要和阿郎在一起。『樂『文『小『说|”

    “好好好。”巫琮笑着托住丹砂把她抱起来,另一只手拎起行李箱,“我们去飞机上睡好不好?”

    丹砂又点点头,气鼓鼓地嘟囔:“那群美国佬真没用,还要阿郎去帮他们收拾烂摊子。”

    走在他们前面乔装保护的cia探员抽抽嘴角,后还是埋头选择了装哑巴。

    毕竟这事儿啊,还真是他们理亏。

    “丹砂,别乱说话。”巫琮口头上意思意思念叨了一句,心里无奈地苦笑,若非这次实在是收拾不了场面,国家也不至于批准让他出国,还美其名曰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么说起来好好地在自己的陵墓里睡了千百年,莫名其妙被一群盗墓贼闯进来硬生生被阳气激得起了尸还被偷走了一堆东西怪他咯。

    被偷走的东西里有张封满厉鬼阴魂的魑魅魍魉图还被外国人劫掠走了也怪他咯。

    那个外国人不识货结果回了国随手把画撕了把里头的鬼放出来了还是怪他咯。

    后那群美国人派出去的人太弱非但没抓住鬼还搭进去整队几十个人全都是他的错咯。

    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让他出国解决烂摊子,行,没问题,但那些放在美国博物馆里原属于他的东西,一件不剩全都得给他还回来!

    没错,就是这么小心眼!

    “您要喝点什么?”坐在他旁边的探员小心问道,这家伪装成民用的飞机上坐着的全都是cia的精锐,他们隶属于一个特殊部门,虽然挂在cia名下但是直接受高等级的调遣,专门处理那些不应该让普通民众知道的事情。

    ——虽然大部分人进来时都认为自己更有可能面对的是外星人之类的外来物种入侵,然而了后他们发现入侵严重的外来物种居然是来自中国埃及印度等文明古国的阴魂厉鬼,精怪妖魔。

    大部分还是因为猖獗的走私文物带进来的,就算追原属国去也分分钟被糊一脸自作自受。

    尤其是近那张被弄碎完全拼不回去的魑魅魍魉图,至今为止已经有数百人死在了上头,包括中国派遣过去的几位道长。

    “清水即可。”巫琮轻声答道,轻轻拍抚已经又陷入昏睡之中的丹砂,倒也的确是难为这姑娘了,快要蜕皮的关头上还要随着他远渡重洋东奔西跑。

    “她是不舒服吗?我这边有药。”他身边的探员端给他一杯清水,小声问道。

    “没事。”巫琮说道,解开丹砂身上的安全带把她抱自己怀里,“谢谢关心。”

    他侧头向窗外,现在已经是子夜时分,窗外天色黑如墨染,隐约可见下方云烟翻滚。

    农历七月十五,中元,鬼门大开,难怪烟云里藏着这么多阴魂,大抵是在人世间仍有留念不愿离去吧。

    传了个消息给正忙着驱赶鬼魂回归阴间的老朋友们,也算是感谢对方睁只眼闭只眼没计较他借着结界为脆弱的时候偷渡危险生物离境。

    晨曦将至时,飞机缓缓落在了跑道上。

    —————————————————————————————————

    医院里,bau年轻的主管hotch打了个喷嚏,用力搓了搓手臂,不知是不是空调开得太大了,他总觉得有点冷飕飕的,但他又不敢轻易离开去拿衣服,生怕自己会错过人生中重要的瞬间。

    ——他的妻子haley正在一门之隔的产房里为了他们的孩子努力,来打算进去陪产却被一脚踹出来的他只能在外头等着,焦头烂额来回徘徊都快把地板磨出一个大坑。

    时间在这种时候变得格外漫长,明明距离haley被推进去才过去了一小时不,他却觉得像是过去了一个世纪,走廊里空无一人,也就没人这个年轻的准爸爸抓耳挠腮毫无形象的样子。

    “您没事吧?”hotch听见有人这么问道,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身边站了一个女人,身形娇小大腹便便,穿着一身土黄色的裙子,脖子上笼着一条厚厚的围巾。

    “您没事吧?”那个女人又问了一遍,“是您的夫人在里面吗?”

    h点点头,也许是因为有人陪着,他觉得自己没有那么紧张了,“她已经进去快一个小时了。”

    “那还有的好等呢。”女人咯咯笑起来,她的英语并不是很好h推测她应该是来自亚洲的移民,“女人生孩子,哪个不得好长时间,您的夫人可真是好命,不像我家那个,快生了还不见人影。”她一边说一边摸着自己的肚子,慢慢坐在等待的椅子上。

    她的肚子大得着实有些吓人h下意识搀扶了一把免得她栽倒在地上,得了女人娇娇怯怯的一声谢谢。

    “您的夫人一定很幸福......”女人轻轻说着解下自己的围巾握在手上,她的脖子上有一丝红线,正宛如活物般起伏不定地舞动着,不过hotch正忙着抻头去听产房里的动静,根没注意她。

    女人不再说话,垂着头一下一下摸着肚子,嘴角缓缓露出一个娇媚的微笑。

    “r?”产房的门突然打开,护士匆匆忙忙走了出来。

    “我是。”hotch赶忙迎了上去。

    “您的夫人现在比较危险,有可能会......”护士深吸一口气把后面的话说完,如果可以没有人愿意告诉这个满心期待生命的爸爸他的妻子和孩子现在生死一线,再没有比这更加残忍的事情了。

    同时她心里也有些奇怪,这位夫人推进产房之前检查过,一切正常身体健康,几乎没有任何会导致难产的征兆出现,却不知为何在五分钟前婴儿突然被卡在了产道中央上不来下不去,简直就像是有什么东西把婴儿硬塞回去一样。

    “一定...救救haley...他们......”hotch颤抖着嗓音,靠住墙才勉强站稳。

    产房的大门关上了,这个可怜的男人滑坐在墙边,脸埋在膝盖间,发出断断续续的呜咽声响。

    —————————————————————————————————

    “停车。”巫琮着路过的医院一顿,突然喊了一声,不等车停稳便匆匆推开车门跑了出去。

    “阿郎,窗户。”丹砂趴在巫琮怀里小声提醒道,她还没太睡醒,困得直打呵欠。

    走楼梯显然是来不及了,巫琮给自己拍了一张敛息符,从窗户边翻出去借了个力,一跃跳了四楼空调外机上,一墙之隔的孕妇显然已经是精疲力尽,肚子里的孩子更是奄奄一息。

    空气中弥散着一股血腥腐臭的气息,这种味道,又是在产房外头,除了产鬼也没什么别的可能性了。

    巫琮从口袋里拿出符笔,悬空为纸点血做墨,猩红的液体在空气中宛如烟气蜿蜒,随着符笔流动逐渐镀上一层白光,笔画流畅墨断而气连,收笔之时笔尖一抬,成型的符咒便当真如烟般顺着空调外机流淌了进去,霎时间空气中凝着的血气为之一清。

    紧接着,隔壁的窗户碎裂,一个身材娇小腹大如斗的女人跳了下来,身形轻盈随风而动,天光下竟是不她的影子。

    “丹砂。”巫琮淡淡叫了一声,转身追在那女人身后跃下。

    “产鬼好难吃的。”小姑娘皱皱鼻子一脸不满,眼眸蓦地泛起幽碧之色,不过还是在靠近那女人的刹那骤然化为赤红巨蟒,张口把那恶鬼吞吃殆尽。

    她快要蜕皮了,多吃点灵力丰富的恶鬼对身体好。

    “回去给你做桂花糕。”巫琮轻飘飘地落在地上,拍拍怀里磨蹭的小丫头安慰道,“三盘。”

    “四盘。”丹砂讨价还价道,“晚上你还要抱着我睡觉。”

    “行行行,都依你。”巫琮苦笑,丹砂半夜总是睡着睡着就要变回原身把他缠个严实,半夜实在是很容易被压断肋骨,虽然他已经死了,但是疼还是会疼的啊。

    他一边哄着怀里的小丫头一边回头过去,四楼的生机盎然,想来那孕妇已经安然诞下了孩子,只是床边那个年轻的父亲怕是颇受了些惊吓,想来要好好休养几天了。

    h带领的bau小组一直是fbi的王牌之一,今天他和bau的元老rossi应邀前往波士顿参加一个反恐研讨会,是以hotch今天比往常更早一些出门,这个时候城市里还没有热闹起来,晨曦的雾霭仍有一层薄薄的晃荡着,天际染着一层暧昧不定的青黛色,空气湿润而清,他深吸一口气,觉得困倦在他体内快速消散无踪。

    “hotch先生,你要上班去了吗?”hotch抬头,房东家的小姑娘正扒在窗边,黑色的细软长发披散着笑起来神采飞扬,她身后那位房东先生正一脸无奈地举着梳子试图让她不要乱动。

    这场景很温馨也很美好h微笑着对着楼上的小姑娘挥挥手,小姑娘也兴奋地撑起身子用力挥了挥,大声道:“hotch先生工作加油!”

    迈步走远的时候,他还能听见楼上巫先生的声音,他说的是他听不懂的中国话,听语气似乎是在训斥什么,不过也没什么恼怒的情绪,更多的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宠溺,就像每一个对自己家的小公主束手无策的爸爸一样。

    正是托这对父女的福,他才能那么快从婚姻破裂的泥沼中挣脱出来,每天蹦蹦跳跳的小姑娘就像是一个小太阳,能够照亮一切阴霾。

    现在这个hotch探员心中的小太阳,正在努力挣扎着试图让巫琮放弃给她戴上那个一点也不好的红色发箍。

    “明明很可爱啊。”巫琮搔搔脸颊,打开丹砂的首饰盒子让她自己挑,紫檀木的盒子里流光溢彩琳琅满目。

    丹砂认真地扒拉着首饰盒子了好久,一会觉得这个红宝石的好,一会又觉得那个蓝宝石的漂亮。

    巫琮笑着她皱着眉冥思苦想,他无论生前死后都是极富贵的,说上一句珍珠如土金如铁也不为过,却也没什么烧钱的爱好,唯一的乐趣大抵也就是给自家小姑娘添置上几件好的衣服首饰,毕竟女孩子家家的,没几件得过去的行头像什么样子。

    窗外传来鸟雀叽叽喳喳的鸣叫,停在窗台上低头一下一下啄食着盘子里的稻米。

    中元后亡魂享用过的稻米扔掉可惜,倒不如喂了这城市里来来去去的鸟儿们,说不得什么时候就会带来些意料之外的收获。

    风不大,树叶沙拉沙拉的响动起来,公寓外这几棵树也颇有些年头了,枝叶摇摆间可窥见些许无形的“气”,再过上个数百年估摸着也能生出几只小有道行的木石魍魉之流。

    h上班的必经之路上种着的是几棵柳树,白天里丝毫不见中元那日的阴森之气,柳条随风舞动满目青翠,低低垂着几乎要碰地面。

    h其实已经记不太清那天晚上的事情了,只当自己高烧之下产生了幻觉,但是走过那几棵柳树的时候仍旧下意识地多了几眼,不知为何总觉得柳树周围的温度都要比别的地方低上好几度,叫人从心底里溢出几分寒意。

推荐阅读:倾世宠妻   天香   拾光里的我们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御前女官   寂寞寂寞就好   曾想盛装嫁给你   一嫁大叔桃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