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言情888 > 其他类型 > 国破夫郎在 > 第48章 满船清梦压星河

第48章 满船清梦压星河

作品:国破夫郎在 作者:瞌睡龙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您订阅v严重不足暂不能正,回购过线或长等系统替换)边这么说着,凤君依靠着她,将头靠在她颈侧,继续为她梳理这件事,“如果你的母皇发怒,即便受宠如我也保不了现在的你,你可明白?”

    李袖春愕然点头,她还在思考着‘顾白’这个名字,会不会古人的字号有重叠的呢?应该也有可能,她记得很多诗人的字号也有相同的。

    算了,先不要深思这件事,主要是赶紧去那毓公子吧。

    两人往偏殿走去,因为毓公子行刺,家道败落,所以当时的李袖春也没管奴婢们把他安置哪了,现在一竟是个杂草丛生的角落,一时也有点尴尬。她向旁边的凤君,却见他眉目自然,似乎是对自家女儿的这种糟蹋男子的行为已经习惯了。“怎么了?”

    “没什么,我们快些进去吧。”李袖春尴尬极了,她自己住的宫殿富丽堂皇,却让前阵子刚丧母的公子,住这种破破烂烂的房子,怎么说都觉得更加内疚了。

    两人迈过门槛,正好遇往这边走的太医。太医急忙给两人行了礼,凤君神色寡淡地虚托了一把太医的肘部,温声道:“徐太医不必如此多礼。只要好好为毓家独子诊病就是,相信女皇也不会怪罪你的。”

    他这一番话明明轻飘飘的,却让徐太医更加低下了身子,这个女太医的额发渗出了汗意,“是,臣一定尽力。”

    “去吧。”凤君展颜。“囡囡,跟上。”

    李袖春心里升腾出一种之前就有的感觉,这个凤君一定不只是容貌让他爬这个位子。想之前,女皇的十皇女出生于他的小侍肚子里,而那个庆生宴从头尾都没所谓的小侍,再这次他四两拨千斤的就给一个太医施加了压力,真是御人有术。

    世人都说他是男颜祸水,但李袖春却觉得,他能屹立在祸水这个位置不倒,还在这么多恶评中过得顺风顺水,凤君实在是适合当后宫之主的人。

    抛下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李袖春与凤君迈入房内。扑面而来的就是灰尘的味道,床榻的四周正是拿着毛巾盆子忙碌的婢女们。“不必行礼了,照顾着吧。”凤君不耐摆手。

    “囡囡,你去。”凤君拍了拍她的手。

    “是。”李袖春不敢走神,几步上前着隔着床帏在把脉的太医。“他可还好?”

    太医手指翻动,“怕是情况不妙,自缢时间过久,现在肺部出了问题,恐怕就算治好了以后遇冷也会咳嗽,不能着凉。”

    “......”李袖春不便在太医面前拉开床帏去,只能是叹息一声。

    “那就尽力治吧,总比丢命要好。”后面的凤君坐在婢女们搬着的凳子上,语气淡然。“他既然选择自缢,自然要做好失去什么的准备。”

    “世上没有那么便宜的事,”捧起婢女递来的茶杯,他轻轻磕了一下杯盖,媚笑道:“能救回来已是万幸不是吗?”

    不知为何,李袖春着凤君这熟悉的笑容,这回却不觉得魅惑了,反而有种难懂的清愁。她不明白,也没有时间去分辨。

    “凤君说的是。他应该感恩戴德,凤君亲自来救他已是他的荣幸了。”太医抖着唇道,语带讨好。

    “......感恩戴德么。”凤君轻叹,便不再说话了。

    太医把过脉后,嘱咐了伺候的奴婢们一些事,然后才拱手道:“今夜如果他不发高热,那便是全好了。若是发了高热,服下这些药,慢慢的就可大致痊愈了。只不过有一阵子应该说不出话,伤了喉咙,只能多多养着了。”

    “谢太医。”李袖春松了口气,是真心希望这毓公子能好起来的。她也不想刚穿越就被迫害死两个人,她背负不起。

    坐在一旁守着的凤君这时也跟着太医站了起来,他带着浅浅笑意道:“既然如此,今夜父后再来,囡囡你万不能再任性了,要好好照顾毓家公子。”

    李袖春哪敢拒绝,她目送着凤君和太医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宫殿。这才缓缓把床帏给拉起,让奴婢挂在两旁,低头去。

    床上的男子紧紧蹙着眉,嘴唇发白,脸色蜡黄,一双鹦鹉般湿漉漉的大眼睛也紧紧闭着,不出丝毫的生气。“这又是何必。”李袖春低低道,坐在床榻边缘,帮他掖了一下被角,“你失去了娘亲,但是却没失去你的爹亲,你这个破釜沉舟的样子,来你是分毫没有想过你爹亲啊。”

    因为之前赐婚,李袖春被御前侍卫冯老婆子拦住过,顺便问了几句,她早知道这个毓公子是毓家正夫所生。也不知,那正夫听这个消息会不会直接晕过去。

    李袖春了四周,那些奴婢正好出去拿药了,她便低头凑近那病美男继续道:“要知道,我失去了我的整个世界,来这里,却没有寻死。你一个大男人,连我个小女子都敌不过吗?”

    说完,她似乎也觉得好笑,仰头擦了擦眼角。

    这个架空的女尊世界,怎么会有人觉得自己说的是对的呢。在这里,男子才是柔弱的,女子才该顶天立地。

    她擦眼角的动作挡住了她的视线,所以她并没有门口晃动的门帘,似乎有人刚刚出现过。

    *

    偏殿外不远处,一个拱门下,行走在前面的凤君忽然停住了脚。

    “徐太医。”

    她身后一直低头跟随的徐太医立刻应道:“臣在。”

    凤君偏头思忖片刻后含笑道:“今日这事,你可觉得是否有蹊跷?”

    “凤君您的意思是......”徐太医回想了一下,诧异抬头,“有人怂恿这毓公子自缢?”

    凤君露出了玩味的笑容,向前走了一步,侧头摸了摸徐太医的官帽,白皙而纤长的手指顺着帽沿滑向她的发髻。

    徐太医浑身一抖,动也不敢动,仿佛被凤君袖中的桃香所迷惑了一般,眼中迷茫一片。

    而一直陪伺在凤君身旁的丫头们都见怪不怪地低头,眼观鼻鼻观心。

    啪的一声,凤君将徐太医头顶上的官帽打翻在地。“宫的意思是,此事并无蹊跷,也无需向女皇多言一些幺蛾子的话。若是宫听了什么不好的传言,徐太医应该不会希望发生这种事的。”

    闻言,徐太医只僵硬点了一下头。

    “甚好。”凤君支起手,由婢女扶着上了车辇。

    徒留下徐太医两股战战,迷惘地捡起地上的官帽,拍了拍灰尘,长吁一口气戴在了头顶上。她再不敢细思今日这些事,只想赶紧离开这里,再也不回来。

    这皇宫,真真是吃人的老虎。

    哪一个都不是简单的。

    上了辇车骊驾的凤君勾唇不屑地拿起帕子擦了擦手,扔出了外面,唤了身边一直伺候的小丫头,给自己捶腿。

    小丫头机灵,边锤边与凤君谈天,“凤君,奴婢不懂。”

    “哦?有何不懂?”凤君神情惬意,愈发显得惫懒,一双狐狸眼轻勾,这么一侧躺下去,露出了精致的锁骨。

    小丫头红着脸道:“那毓公子是奴婢怂恿他自缢的,为何凤君......”

    “你是想问,为何宫让他死,却又要救他吧?”凤君抿唇,眼波流转,“当然是让九皇女,宫的女儿,不得翻身了。”

    小丫头更加不解了,还要问。

    “你这小丫头,倒是多嘴。”凤君眯眼,似乎有点不悦。吓得小丫头立刻低头,“奴婢不问了。”

    “你只需记得,只要宫活着一天,九皇女的名声就不能好起来,只能坏。也必须坏。这样宫就开心了,便可。”

    “是。”小丫头安静地给凤君捶腿,心里却腹诽:这凤君果然不是九皇女的亲生父亲,恐怕那宫中人不敢提及的传闻,也是真的。

    “按重点。”

    “是。”

    听说啊,这凤君以前啊,可不是在宫里出来的人物呢。

    小丫头心里嗤笑,这不是宫里出来的人物,却比宫里的主子们更加不可捉摸呢。

    辇车骊驾缓缓行驶着,这是宫里独一份后妃所拥有的权利。这凤君,果真是女皇捧在心尖尖的人。

    “你有没有听什么声音?”凤君侧耳,忽地打开小丫头的手。

    小丫头忙去车外情况,原来是有人过来了。

    她反身回去向凤君汇报,“回凤君,是那九皇女身边的恨春追过来了。要不要停下?”

    “听罢。且她要跟宫说什么。”

    小丫头便赶紧把恨春给领了上来,自觉退了出去。

    “何事要禀?”凤君敛目,着一双眼神痴痴放在自己身上的恨春,心里厌恶,表面却一点也不显露。反而温柔地扯起嘴角,仿佛让人觉得他很是开心一般。

    “是有关九皇女的,刚刚......”

    凤君听完她一番话后,直起身子,撩起帐幔,美目遥遥望向九皇女的宫殿。手摸了摸唇,“来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不过那又如何。不管九皇女是谁,宫的计划都不可能打断。你自去守着你的主子,马上就要春狩了,你知道该怎么做。”

    “奴婢知道。”

    她痴迷的眼神,如同凤君过的大部分女子的贪念,他不再她,轰了下去。

    辇车便再次形影单只的在皇宫中独行远去。

    自那日‘凤君’来过后,已是近半个月的时光了。这半个月来,足以让她弄清楚大概的情况了。

推荐阅读:倾世宠妻   天香   拾光里的我们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御前女官   寂寞寂寞就好   曾想盛装嫁给你   一嫁大叔桃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