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言情888 > 其他类型 > 桃花依旧 > 第八十七章

第八十七章

作品:桃花依旧 作者:缓归矣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此为防盗,24小时后替换,已购v达5%后会立即自动替换

    洛婉兮挺直脊背,抬头望着何氏,泪水滚滚而下:“底是谁在得寸进尺,二姐喜欢许清扬,觉得我碍眼,就设计毁我清白,坏我婚事,二姐有没有想过她毁掉的还是我的一生。文由  首发

    这次计策失败了,下次二姐是不是打算直接取我性命了?若非攸关性命,大伯母觉得我一介孤女,愿意得罪您,得罪大房吗?可是我不得不如此,因为我知道倘若这次我选择了息事宁人,二姐并不会善罢甘休。我怕时候就算我意外而亡了,外人也就唏嘘一声,道一句可惜罢了!”如泣如诉,字字带血,滴落在地面的泪珠,溅射莹润的水光。

    得三老夫人心头又酸又涩,她清楚洛婉兮所言非耸人听闻,所以她心里更不好受。何氏再加一个吴氏,两人联起手来,这孩子躲得了第一次,躲不开下一次。还不如撕破脸,她们反倒不敢过分。从此以后,但凡洛婉兮有个山高水低,大房就是大嫌疑人。

    三老太爷晦暗着一张脸,如同被泼了黑墨,严厉的着洛婉兮:“你可有证据?”

    洛婉兮抹了一把眼泪,从怀里掏出一个小人偶质问泥塑木雕一般的洛婉如:“二姐,你的宝贝找了吗?”

    洛婉如只觉得一股血冲直冲脑门,整个人都懵了。小人偶掉了,她找了好久好久,怎么会出现在洛婉兮手里。

    怔愣间就见洛婉兮拿着人偶用力往地上砸,发出咚一声脆响,这一下彷佛砸在了自己的心口之上,洛婉如脑中那根弦‘啪’一声彻底断了。

    眼着洛婉兮还要再砸,洛婉如猛然扑过去从洛婉兮手里一把夺过并重重推开洛婉兮:“是你偷的,你怎么能偷我东西,你这个小偷!”

    何氏心急如焚,顾不上许多,抢步上前按住了不打自招的女儿,示意她别乱了分寸。心里也是一团乱麻,万万想不洛婉兮竟是连这事都知道了,还早有准备。

    被她推在地的洛婉兮坐起来,将乱发捋耳后,露出一双灼灼的双眼,冷笑:“小偷?觊觎我的未婚夫,设计毁我清誉,坏我婚事,意图取我而代之,二姐所作所为才是偷!”

    洛婉如就像是被人踩了尾巴,整个人都炸了。这一整天她都心惊胆战,神经绷紧,醉月厅内发生的桩桩件件更是压得她喘不过气来,此刻被洛婉兮指着骂,还涉及她在乎的许清扬。洛婉如只觉得满腔的怒火在胸口横冲直撞,刺激的她眼前发黑,太阳穴一突一突的涨,洛婉如举起小木偶脱口反驳:“清扬根不喜欢你,他亲口说的,他一点都不想娶你,只想娶我!这小人偶就是他亲手做来送给我的。”

    洛婉兮定定的着洛婉如,缓缓吐出一口气,她终于承认了。

    何氏一把捂住女儿的嘴,可已经晚了,不该说的她都说了,何氏满脸的阴寒,冷冷向洛婉兮,目光发凉。

    洛婉兮身形微微一颤。

    在眼里的三老太爷一把将杯子掷在地上,厉声道:“你好大的威风!真当自己能在我洛家为所欲为了!”

    何氏面皮抽搐了两下:“三叔息怒!”

    “息不了怒,我都要被你这逆女气死了。”三老太爷指着缩在何氏怀里瑟瑟发抖的洛婉如怒不可遏:“与堂妹的未婚夫暗通曲款,不知廉耻。竟然还敢为此害人,简直丧心病狂!我洛家没有这样的女儿!”

    三老太爷的话仿若一个又一个的耳光打在何氏脸上,打的她脸色惨白!何氏干涩道:“如儿不懂事,都是我这个做母亲的失职。”

    何妈妈痛声哀哭:“姑娘没有要害四姑娘,都是老奴自作主张,姑娘事先毫不知情,她什么都不知道!”

    三老太爷指了指何氏,又指了指何妈妈,冷冷道:“就是你们把她惯坏的!”

    何氏抿唇不语,怀里是抖如糠筛的女儿,耳边是何妈妈痛哭流涕的喊声,她活了半辈子,第一次这么屈辱狼狈。何氏紧了紧双臂,将女儿抱得更紧。

    三老太爷摆摆手,一指何妈妈:“把这刁奴拖出去,乱棍打死!”

    何氏猛然收紧了双臂。

    “不要!”洛婉如豁然从何氏怀里抬起头来,惊慌失措的叫道:“不要!娘,娘。”洛婉如死死攥着何氏的胳膊,整个人抖得不像话仿若秋天的落叶,苦苦哀求:“娘,你救救奶娘,救救她啊!”

    “谁也救不了她!”

    这一声恍若巨雷,炸的厅内众人脸色骤变。

    白了脸的洛婉兮转头,就见秋妈妈扶着满面怒容的洛老夫人颤颤巍巍自门口进来:“祖母!?”

    坐在上首的三老夫人连忙起身迎上去:“大嫂?你怎么来了。”

    洛老夫人握着三老夫人的手,老泪纵横:“我要是不来,怎么知道家里出了这等骇人听闻的丑事。”洛老夫人用力的拄了拄拐杖,泪水涟涟:“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三老夫人心下恻然,扶着洛老夫人就座:“大嫂你当心身子,勿要太过伤心。”

    洛老夫人难掩心痛之色,向洛婉如,洛婉如瑟缩了下,往何氏怀里钻了钻。何氏脸色僵硬,声音发涩:“母亲!”

    “我十七岁嫁洛家,从孙媳妇做起,迄今四十年了,从来没遇见过这样败坏门风的事。老大媳妇,你不是讲规矩的,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女儿!”后一句,洛老夫人几乎是嘶吼出来的。

    何氏的脸火辣辣般疼起来:“千错万错都是媳妇的错,母亲息怒。”

    洛老夫人直勾勾的盯着何氏:“你打量着我不敢罚你是不是,今天我就让你知道我敢不敢!”

    何氏心头一悸,脸色由红变白。

    洛老夫人不再她而是转头向三老太爷:“他三叔,依着家规,二丫头该如何惩治?”

    何氏的脸白得几乎透明。

    三老太爷捋了捋长须,沉吟片刻后道:“送家庙,终身不得出!”

    “娘!救我!”洛婉如骇然惊叫,声音凄厉。

    何氏目疵欲裂,胸膛剧烈起伏。

    洛老夫人握紧了沉香拐杖,沉声道:“老大媳妇和二丫头自去庙里为我祈福。”如此对外面也有了交代。

    洛婉如还要叫嚷,何氏在她腰上不轻不重的掐了一把,示意她闭嘴。洛老夫人正是气头上,她们没必要和洛老夫人硬碰硬,何况还有三老太爷在。这家庙关得了她们一时还真能关一世,真当她何家无人了。

    “老五家的一块去吧,你们都去庙里好生反省反省,什么当做什么做不得。”瞥战战兢兢的吴氏,洛老夫人暮气沉沉道,原以为这媳妇是好的,可底商贾出身,利字当头。

    羞愧不已的吴氏叩首道:“儿媳知错,母亲恕罪!”

    洛老夫人疲惫的摆摆手:“你们走吧,马上就走,我不想见你们。”

    何氏望了望脸色灰白的洛老夫人,带着女儿向她磕了一个头,便起身跟着秋妈妈往外走。

    六神无主的洛婉如茫然的被何氏牵着走,她们真的要去家庙吗?母亲也要去?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祖母,我想和许家退婚!”

    洛婉如悚然一惊,抬起的脚直接磕在了门槛上,踉跄之下险些栽倒。不待站稳,洛婉如便急忙旋身望向厅内的洛婉兮。

    洛婉兮背对着她跪在洛老夫人跟前,洛婉如不知道她此刻是什么表情,她也说不清自己此刻是何种心情,她只能这么直愣着双眼盯着洛婉兮。

    对此,洛老夫人毫不意外,她了解这个孙女,出了这样的事,洛婉兮是绝不肯嫁给许清扬,便是洛婉兮愿意,她也不依,这样的男子岂是良配。

    洛老夫人定了定心神,斩钉截铁道:“好。”

    三老夫人一惊:“大嫂,是不是先确认下,口说无凭。若是许家那小子真的……这婚自然要退,可要只是二丫头一厢情愿之下的信口开河,岂不耽搁了婉兮丫头。”这世道,女儿家退过婚就生生比人矮了一截,哪怕错在男方。私心里,三老夫人还是希望都是洛婉如痴心妄想,许清扬清清白白,虽然这个可能性很小,可再小也是希望。

    洛婉如涨红了脸,彷佛受了莫大的屈辱,嘴唇蠕动了两下,似乎想开口,何氏一把扯过她,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开。今天要不是这丫头沉不住气,局面不会闹得这般难堪。

    留意洛婉如神色的洛老夫人脸一黑:“去她屋里搜,再把她身边的丫鬟审问一遍,就什么都明白了。”她是被洛婉如气坏了,都没想这个可能,不过洛婉如说话时言之凿凿的模样,她和许清扬暗中往来的事九成九是真的。

    找往来凭证,正可与许家退婚,然私通一事两家都丢人,洛家作为女方更吃亏。许家怕是不肯承担退婚的责任,后委屈的还是婉兮。想此处,洛老夫人悲从中来,不禁泪流。

    待从丫鬟口中得知洛婉如竟在两年前就和许清扬开始来往,拿着两人暗中往来的信件洛老夫人又气又怒又失望,二人借着许清玫名义通信,好几封信还过了她的手,她还打趣两人比亲姐妹还亲近。

    洛老夫人放声大悲:“冤孽啊冤孽,家门不幸!”

    洛婉兮抚着洛老夫人的背安慰:“祖母,您别动气!”

    洛老夫人握紧洛婉兮的手,悲不自胜:“老三你怎么就这么狠心,撒手而去,留下他们姐弟俩任人欺凌,要是你还在,婉兮怎么可能遭这罪!”她是老了可还没糊涂,要是三儿子还在世,许清扬岂敢背信弃义,招惹洛婉如。洛婉如也不敢这样肆无忌惮的设计洛婉兮,不过是欺负她无依无靠罢了。

    “祖母没用,祖母无能,护不住你们姐弟俩!”洛老夫人泣不成声。

    洛婉兮鼻子一酸,再一次模糊了视线:“祖母说这话可不是叫我无地自容,这些年要不是您照拂,我和邺儿哪能平平安安顺顺遂遂长大。”

    三老夫人拿着手帕替洛老夫人拭泪,劝道:“大嫂,你可得保重身子,就是不为你自己,你也得替两个小的保重你自个儿。”

    洛老夫人哭声一顿,悲声稍敛,是啊,她要是蹬腿去了,洛婉兮姐弟俩可怎么办。眼下洛婉兮已经和大房撕破脸了,她心知肚明,何氏已然记恨上婉兮了,而家庙关不了她许久,她为洛家生下二子二女,长子长女都已长成,娘家又得势。

    洛老夫人收住眼泪,问洛婉兮:“你是怎么想的?”

    洛婉兮垂了垂眼:“我原是想三叔祖将此事告知几位德高望重的族老并大伯父和四叔他们,与我做一见证。想来大伯父会把二姐接走,此后二姐她们有了顾忌,也不敢再为难我。”

    听得洛老夫人又忍不住湿了眼眶:“你这孩子就想瞒着我,就只瞒着我!”

    三老太爷深深了洛婉兮一眼,素日只知道这侄孙女乖巧懂事,经此一事,才发现这丫头难得的明白。她这是要把洛婉如钉在耻辱柱上,而大房不管心里怎么怨,明面上绝不能薄待了他们姐弟俩,否则族人的唾沫星子就能淹了他们。人心这东西不见摸不着,然至关重要,越是兴旺的家族越在乎族人的支持。既报了仇又得了实惠,可比选择息事宁人高多了。

推荐阅读:倾世宠妻   天香   拾光里的我们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御前女官   寂寞寂寞就好   曾想盛装嫁给你   一嫁大叔桃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