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言情888 > 其他类型 > 红楼之玫瑰花刺 > 第42章

第42章

作品:红楼之玫瑰花刺 作者:外乡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啥也不说了,你们明白的。文由  首发v购买比例不足的......从不会吃饭时就会吃药,一天吃的药比饭还要多。守不住巨额的家产,后落个寄人离下,还被人说成打秋风的破落户。

    这一串的事情下来,林黛玉除了能够跟人拼眼泪,好像也没啥能跟人家拼的了。

    总不能跟薛家大姑娘比谁身上的肉更憨实吧。别的不说,就以宝姑娘那八级台风都巍峨吹不动的‘柔弱’身躯,这一项闭着眼睛都知道那是完败的结果。

    因此还是比眼泪吧。

    谁让她这辈子哭出来的眼泪都是那前世脑子进的水呢。

    虽然没有达孟姜女哭倒长城的威力,但是拼眼泪,拼哭的美感,那是完胜整个红楼的。

    探春就极为嫉妒那些可以哭得很好的女人,不但哭的美,还不流鼻涕......

    好吧,这也是探春从来不哭的主要原因。

    因为她一哭,眼泪和鼻涕是一起流的......

    探春孩子气的话,让元春很满意。伸手摸了摸探春柔软的头发,元春笑得很是温柔,“好了,好了,你就算是不喜欢她,也不能让老太太知晓,不然老太太就不喜欢你了,知不知道?算了,我们姐妹不过闲聊了两句,别不高兴。来,你不是一直喜欢大姐姐做的荷包吗?前儿有空,又给你做了一个。”

    真不知道面前的孩子为什么从一岁开始就喜欢她的针线。就连宝玉都没有她这么热衷的。

    “太好了,我喜欢大姐姐做的荷包了。”探春听元春转移了话题,心中悄悄松了一口气。这宫斗科班生出来的丫头片子,可真忒么太有心眼了。这暗刀子眼药上的,都让她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

    这一天,贾母和王夫人一直是快入寝才从东府回来。而探春也是一直在元春这里蹭了晚饭才回自已房里睡觉。

    前一天一夜没睡,探春早就困得今夕不知何夕了。被丫头抱回房间,眼睛就眯了起来。一直第二天早上,探春从睡梦中醒来都不记得昨天就寝前的事情。

    贾母自觉贾家门庭高贵,又嫌尤氏年轻,且是小门小户出身,怕她操办不来贾氏宗妇的丧礼,便将王夫人也派了过去帮着操办。李纨做为人家的儿媳妇,自然不能自己闲着,然后眼睁睁地着自家婆婆在东府忙碌,于是也陪着王夫人日日去那府里帮衬。

    不过李纨也不是好相与的,她忙的这些日子也给屋中一圈的通房布置了寒假作业。

    东府太太毕竟是长辈,人没了近日总要穿得素净些。正月里不能做针线,年底准备的东西又都过于鲜艳。通房们,一起为你们家大爷大奶奶做些素净又不素气的衣掌鞋袜等物吧。

    乃们闲着也是闲着,那就每人在大年三十前给她和贾珠做一套吧。

    李纨这一笔买卖算是将房中的通房都给关在了房间里,没黑天白夜的做针线了。不过府里的人对于李纨的这一作法谁也没有发现任何言论。

    妾,立女也。而妻,主也。原配嫡妻那身份便是一切。

    李纨的作法在贾母和王夫人眼里,那不过是让侍候的人做点子针线罢了。

    内宅打滚几十年的两人李纨如此这般,还觉得她手段过于温柔了些,怕她将来没有办法撑起荣国府的内宅呢。

    话说荣国府一下子就走了两个专业陪聊的,贾母那里这几天就只有邢夫人一个了。贾母哪里得上邢夫人,于是也将她打发回了大房,直接带着自家的孙女乐呵。

    来这样的日子,还是有宝玉一席之地的。原著中的宝玉可不就是一直在贾母这里当大姑娘养了十来岁,直大观园建成这才搬出去的吗。

    可是这老东西怕死呢。

    也不知道是谁那么不厚道,竟然传出了宝玉邪性,克死了弟弟,又克死了堂伯母。虽然后者有些个远,可是贾母听这里,还是想了宝玉那乎大乎小的玉,于是乎,惜命的老太太便将宝玉打发给了贾珠。

    宝玉也了年纪启蒙了,既然国子监放假,那白日里就给亲弟弟启蒙去吧。

    贾老太太这一下意识的行为真的只是想要让宝玉离自己远一点。她年纪大了,经不起这事那事的。可是待明年,贾珠考进士时落了第,然后又生了一场大病时,贾母才是真真的后悔了。

    这哪是什么宝玉,这就是丧门星的东西。她那么有出息的大孙子都让这块玉给克的没考上进士。

    话回当下,东府太太的丧事还未办完,因为天气越发的冷了,林家的人怕路上耽搁,便早早的来辞行。

    带着两个教养嬷嬷,又带着贾母让王夫人给林家准备的贺仪,风雨兼程赶在了林家小少爷百日宴的前一天回了扬州。

    贾家送了两个宫里出来的教养嬷嬷一林家,贾敏差点没乐晕过去。这可真真是解了她的燃眉之急呢。

    一个放小儿子身边,一个放闺女身边,贾敏能轻省不少不说,也更有精力应付家里家外的那一摊子事了。

    现在她有儿有女了,那些她买回来却不下蛋的女人都可以滚了。她有了嫡子,就算是这些女人想生,她贾敏也不允许她们生了。

    还有扬州城里那些瞧不起她的官家女眷们,贾敏也有了扬眉吐气的心情了。

    贾敏家里家外的忙,黛玉姐弟两个自得了这两位嬷嬷,生活和教养上一下子就有了天差地别的样子。

    两位嬷嬷毕竟是在宫里走了一圈出来的,手里都是有些事和养生的偏方。林家的哥儿弱得吸不动奶,那有啥,将奶挤出来了用勺喂。少喝多餐,总能养过来。

    还有婴儿抚触,水中伸展...十八般武艺使出来,还怕养不活这么个小娃娃?

    林家的姐儿,动不动就生病?那就是屋子里关的体弱,扬州气候好,园林也不错。一天按三顿饭的在园子里溜弯去吧。

    活动的多了,自然吃的就多了。吃的多了,身体也就能好个七.七.八.八......

    贾敏那里红红火火的日子暂且不提,只说赵秀宁这里。先是听说了两个教养嬷嬷的事情,心里可惜的不行,然后又想了那银票的事情,又是一阵子磨牙上火。

    提心掉胆等了两天后,发现府里一点风声都没有传出来,赵秀宁不得不让身边的小丫头给她传了张纸条。

    丫头一般是不识字的,可是赵秀宁却是跟着江行远识过字的,不过却写不好毛笔字。于是她便效仿自家闺女用炭笔写了一张纸条传了过去。

    等探春收这张字条的时候,才想对赵秀宁来说这笔钱委实太多了些。

    其实这要不是怕银钱太多而惹祸,她还想给更多呢。

    可是在这个时代二十两银子就可以让一个庄户人家过一年了,若是给的太多,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思来想去,探春才只给了赵秀宁一千两。

    收字条,探春想了想,便写下:‘换季换摆设,将房中的摆件当了两件。若有了余钱,便赎回来。若没有,便罢了,只当与宝玉玩耍时被随手弄丢了。如今府中忙乱,机不可失,娘亲速走之’。

    赵秀宁这里,才明白原来这笔钱并不是哪里少的,而是她闺女房中的摆设。

    知道了这些,赵秀宁心中放下了心,这才听话的联系了自家弟妹。

    若不是为了亲闺女,这破地方她可是一天都不想呆了。

    收赵秀宁准备好的消息后,江行远就开始忙起来了,那两个女人的户籍前些天就买好了。现在再去义庄找上三副男女尸体。

    两天后的半夜,赵国基带着刘琉悄悄地坐着马车去了京城里江行远事先租下来的小院。

    而他们前脚离开,后脚江行远就将小院一把火烧了。

    火势是围着赵国基俩口子居住的房间烧的,两具尸体身上也浇了菜油,冬季的京城,天干物燥,就容易走水。

    待那间屋子里的尸体烧的差不多时,江行远大吼了一声:‘走水了’,便飞快的窜离了此处。

    左邻右舍跑出来时,那屋中的尸体还泛着阵阵黑焦的烤肉香气。让闻的人纷纷打了个冷颤。

    第二天一早,赵秀宁就从赖大家的那里收了弟弟一家皆丧的消息,当即就悲伤过度的病倒在床上。

    府中上下知道赵家出了这等事的人都不禁为赵秀宁流下几滴鳄鱼的眼泪。

    生个闺女被太太截胡了,生个儿子是个死胎,就剩下个弟弟一家了,如今也成了焦烧肉条上了餐桌了。

    ∑(°△°|||)︴

    泥嘛呀,咋这倒霉呢。

    ......

    他们一行进去安的时候,王夫人刚刚正在吩咐周瑞家的去做什么事。见他们进来便掩口不提。

    探春见了,心中不禁又想了是不是这主仆的日常话题,比如说,谁家的利子钱交不上来了,必须采取一些非常手段让他们知道知道厉害。

    又或是谁家的官司需要走些关系什么的。

    这么一想,王夫人其实也是个大忙人呢。

    按现代人的职业分法就是负责信贷以及黑律呢。

    王夫人先是关心了一下元春功课进度,然后又关心了一下宝玉的日常起居。后以元春上课为由,让她带着迎春离开。走的时候再顺便将宝玉送回老太太那里。

    元春不动声色地了一眼被母亲留在这里的探春,一脸自然地离开了。

    王夫人见长女幼子离开了,扬了一下下巴,也打发了周瑞家的出去,周瑞家的出去时又给王夫人身边的丫头使了脸色。

    于是整间屋子便只剩下王夫人和探春两个主子。

    探春坐在王夫人的对面椅子上,拿了一块点头在那里磨牙,王夫人轻轻抿了一口茶,了一眼下面的探春。

    “三姑娘昨天睡的好吗?”

    俗,真俗,你都俗死了。

    还以为你能用什么样的开场白呢?

    真没意,没创意。

    心中一排黑线在吐槽,不过面上还是一副稚嫩模样。

    “好。”点心渣子沾在了小乳牙上,说话时探春也没有想要咽下去。而是直接张大了嘴,准备恶心不死面前的女人,也要让她再也不想吃面前的点心。

    然后,然后探春做了,因为王夫人确实被恶心了。有生之年,凡是见这种点心,都会想今天。

    黄黄白白的东西沾在小乳牙上,然后大张着嘴,嘴唇上也都是点心渣子什么的,好不恶心。

    见这一幕,王夫人瞬间扭过头去了,喝了口茶压了压那反胃的感觉,然后视线偏上十五度的地再度向探春。

    “三姑娘今天怎么没有让奶娘抱着你呢?”

    来了。

    探春心知正题是终于来了。于是非常孩子气的回道,

    “奶娘臭,硬硬的,屁屁疼。”

    王夫人听了以后,那是有听没有懂。然后只得将视线下移,向那张小脸的...上半部。

    那张小胖脸上还是一片天真懵懂。王夫人有些无奈,她觉得她就不应该跟这么小个孩子在这里浪费口舌。

    深吸了口气,王夫人向探春又问了起来。

    “三姑娘昨天去花园子了,好玩吗?”

    “花园子?要,太太给。”探春一边说一边伸出手来。

    这话王夫人算是听懂了,可还不如没听懂呢。

    还太太给?给你什么给,那是花园子,不是玩具。

    压抑着即将要出头的不耐烦,王夫人觉得今天她就是糊涂了,这才会跟这么大个孩子问这些有的没的。

    她生了三个孩子,每个孩子这般大的时候又能知道什么,记住什么呢。

    真是糊涂了。

    喝了口茶,王夫人扬声向外面喊了一句。外面立马就有了回应声,而回应声刚刚落下,侍候王夫人的大丫头便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

    “太太有什么吩咐?”

推荐阅读:倾世宠妻   天香   拾光里的我们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御前女官   寂寞寂寞就好   曾想盛装嫁给你   一嫁大叔桃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