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言情888 > 其他类型 > 网游之我是火枪手 > 第519章 守株待兔

第519章 守株待兔

作品:网游之我是火枪手 作者:丫鸟哪来的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两个人并没有像慕一在斐济特斯岛的“小商品市场”中那样寻找了一圈,在一个很靠近门口的摊位上找了两个人需要的生命之树的种子。爱玩爱就来网

    “老板!生命之树的种子怎么卖?”专杀爷率先开口问询。

    摊主是地的精灵,了一眼两个人的打扮,说:“五十万金币!”

    专杀爷摇了摇头,说:“五十万?太贵了!便宜一点儿!”

    “三十万!”

    “再便宜一点!”

    “便宜不了了!”

    专杀爷这位美女显然对于自己能够将价格砍六折就已经极为愉快了,说:“好!我们要两枚!”

    “爽快!嗯!既然两位这么爽快!我这里也有一个友情提示!”

    “友情提示?”

    “买完快跑!”

    “快跑?”

    “对!快跑!”

    慕一从两个人走向这处摊位的时候就发现了几个眼神古怪的玩家,这个时候被摊主这么一个“友情提示”大概也明白了为什么要买完快跑了——黑暗阵营与光明阵营之间的相互渗透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显然堕落精灵需要来萨朵部落获得生命之树的树种从而完成任务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有玩家在这里守株待兔,实在不是什么很难猜的秘密。

    一名黑暗阵营的玩家,对于任何一名光明阵营的玩家来说都是一只肥的流油的肥羊,将其杀掉的奖励包括金币,经验,声望,装备,技能等等等等。日子久了自然有一些很明显的绝对会出现敌对阵营玩家的地方,比如购买生命之树树种的堕落精灵,遮遮掩掩地购买生命之树树种的买家基上都是堕落精灵。

    专杀爷也明白了其中的危险,愤怒地着摊主。

    摊主苦笑着摆了摆手,说:“哎!姐姐!你可别这样着我!我呢!我就是个做生意的!我既不会对你们两位顾客出手!但是我同样也没有办法阻拦其他的玩家用眼睛盯着我的摊位不是?提醒您一句就是觉得您这人够爽快!我要是什么都不说您也奈何我不得不是?”

    “这!”专杀爷被说得哑口无言,对方说的没有错。

    “走!”没有多余的废话,见双方交易完成,已经有五个人向着两个人走过来了,其他没有行动二回仍旧在观望的还有七八个,至于那些隐藏在暗处还没有显露身形的对手那就更是不知凡几了。

    “走!怎么走!”

    “用脚走!只要系统不出手!整个阿比忒大陆上还没有人拦得住我!”慕一这话完全就是在吹牛了,能够拦下慕一的方法可多了去了,不过这个时候可不是打击士气的时候。

    “我不是问这个?”

    “那你是问哪个?”

    “咱们两个怎么离开光明阵营?”

    “找个安全的地方捏卷轴!”

    “放屁!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在光明阵营捏黑暗阵营的传送卷轴?你不如直接去大街上喊‘我是黑暗阵营的呵呵先生!谁能赐我一死?’然后等着被碎尸万段来得直接轻松!”

    “那怎么办?”

    “乘着现在还是安全的状态马上下线!然后等晚些时候再上线!乘坐飞艇返回!这个获得生命之树树种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下一步的任务提示也出来了!还是灰矮人商会的某一位副会长那里获得一张飞艇的票!”

    “好!下线!”

    专杀爷的身体渐渐消失,慕一却是没有,包围过来的人里面有一位火枪手,分分钟会打断两个人的下线进程,阿比忒大陆里面在敌人的面前进行下线这种操作,无异于引颈待戮,而且慕一花费了小半个月的时间来了光明阵营可不是为了再花小半个月回去的!左手上地精的黑钻护盾从护腕之中生长了出来,慕一挡在了专杀爷的身前,格挡开了一枚从火枪之中射出的弹药和一根箭矢。

    在这之前慕一就直接脱离了两个人的团队,由于慕一是自动脱离团队的,所以被系统直接判定为了放弃任务。

    “呵呵先生!你干嘛?”即使是下线了,玩家仍然可以一些角色的数据资料,专杀爷立刻就收了“您的队友呵呵先生已经放弃任务脱离团队,您已经是梵森特堡堕落精灵后的希望了!”的系统提示。

    “咱们两个同时下线的后结果就是咱们两个人谁都别想下线!反正我短时间之内不可能返回黑暗阵营了!你自己回去就行了!你要是实在觉得对不起我,等树精长老奖励的盒子开出来好东西之后分润我一两件就是了!”

    “嗯!事不可为就找个机会让玩家干掉!虽然直接累积经验清零,然后强制掉级,但是还好装备不会少!也能快速地回黑暗阵营,你可千万别被光明阵营的npc给砍死了!”

    “知道了!话说你们就不能盼着我点儿好的吗?”

    “那也得你有好的东西可盼吧?”

    “为什么我的朋友们似乎就没有几个会唠嗑的呢?”

    “因为你总是让人无话可说!”

    慕一轻松写意地就将专杀爷因为慕一愿意脱离任务帮自己垫后而刚刚从心底深处涌起的些许感激的情绪消灭地荡然无存了,慕一总是有办法让自己的朋友忘记这个男人曾经施与自己的恩惠,让两个人继续能够用朋友甚至损友的身份相处,就连像寒霜的叹息那种几近救命的恩德,慕一也照样能让人家小姑娘厌烦自己这个救命的恩人,慕一不喜欢让别人感恩戴德地对待。

    双方一动手,几乎立刻就确定了慕一属于黑暗阵营玩家的身份,所以慕一此时更是丝毫停顿的打算都没有,虽然生命之树的种子已经手,但是一口生命之泉的泉水却还没有喝上,不过慕一又不是傻子,这个时候可不是算计萨朵部落的生命之泉的时候,再不赶紧逃出去,恐怕就得被包围过来的玩家给拖住了。

    慕一尝试着活动了一下身后的全地形载具,发现飞行模式因为此时正处在公共区域范围内的原因而无法使用,自己这个时候正在陆地上,海洋模式就更家是别提了,倒是模拟了蚂蚁腿的六条腿的全地形陆地模式仍旧可以使用,挥手甩出锁魂链缠上了一处树屋伸展出的枝杈,羽落术开启,将自己拽得飞了起来,身后六条笔直有如长矛的蚂蚁腿伸展了开来,刺入了慕一即将要正面碰撞上的那栋树屋的树干,固定住了慕一的身体。

推荐阅读:倾世宠妻   天香   拾光里的我们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御前女官   寂寞寂寞就好   曾想盛装嫁给你   一嫁大叔桃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