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捉个小妖当老公 > 第333章 利欲熏心

第333章 利欲熏心

作品:捉个小妖当老公 作者:梁紫宇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此刻为焦躁的人是季铭,马上就要了第九天的期限了,先不说季舞还没有找,就是邪魔族当初给他的密信就让他辗转反侧无法安稳。

    “离儿,你也知晓我之前头脑发热同邪魔族合作过,如果邪魔族以此来威胁我怎么办?”季铭心中实在是烦躁不已,于是将心中的不确定说与了季离。

    “父亲,这件事情只要天禄公子能够给你作证,任凭邪魔族在大荒之中造谣也是无济于事的!”季离皱了皱眉头,原来父亲为担忧的竟然是这件事情。

    “我这心中还是放心不下,邪魔族如果不能达目的,肯定第一个会拿我们季家开刀,时候你能够保证昆仑山还向着我们季家吗?大荒的其他家族只会作壁上观,不妥不妥!”

    “父亲,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要投靠邪魔族吗?”

    “唉!离儿,我这心里面乱七八糟,七上八下的,我拿不定主意啊!”季铭长长叹了口气,“明天就是第九天了,舞儿还没有踪影,这可如何是好?”

    季离从父亲季铭的言谈举止中,了他的退缩与害怕,心中暗暗焦急,但是没有再开口说些什么。

    离开季铭之后,季离找了二长老阿桑,“二长老,我觉得我父亲有些不对劲,他很焦灼,是不是跟邪魔族有关系?”

    季离的话让二长老阿桑心中也是一顿,“季离,有件事情我务必要告诉你,这几天季舞是被菲菲带走了,一切安好,她就是不想让季舞同天禄成亲,才偷偷做出了这件事情,你千万不要见怪!”

    季离听二长老阿桑的话,先是松了一口气,随后便皱起了眉头,“二长老,家姐既然在菲菲师叔那里,就先不要将她送回来了,假如我父亲有意投靠邪魔族也可以有些牵制!”

    二长老阿桑心中所想之事被季离一一道出,二长老向季离心中着实喜爱,这样通情达理有大局观的孩子,生季家可惜了!

    同二长老阿桑统一好口径之后,季离马不停蹄的又来见他的父亲季铭。

    去而复返的季离,季铭略有些惊讶,“离儿,为何去而复返?可是出了什么要紧之事?”

    “父亲,我找姐姐了!”

    “什么?舞儿在哪里?她现在可安好?”季铭一副着急的模样。

    “父亲莫急,姐姐目前一切安好!”季离急忙说道:“只不过她现在白菲菲的手中,我同她交涉了,可惜她还是不轻易放人。”

    “什么?在她的手中!还不放人?在我季家的地盘之中,她竟然如此嚣张,我这就去找二长老,让他他的徒弟怎么做出这样强盗的事情来!”

    季铭气得直喘粗气,说着就要去找二长老评理,“父亲,我刚刚从二长老那里回来,我已经跟他说了这个情况,可惜现在白菲菲一直躲着他,他也不知晓姐姐被藏在了何处!”

    着季离一脸为难的模样,季铭气得来回的踱步,终向季离,“走!我们还要去找二长老,昆仑山的人不能够如此欺负人!”

    季离见状赶紧跟上季铭的脚步。此刻二长老阿桑和白菲菲早已经等候多时了,时辰,差不多季铭应该快了,白菲菲立刻跪在了二长老阿桑的面前。

    “菲菲,为师告诉你,赶快将季舞公主放了,你这样做将置昆仑山于何地?”

    季铭走二长老阿桑的房门之前,正好听了这句话,于是一抬手,示意季离不要出声,两人站在门口,正好能够听里面白菲菲和二长老阿桑的对话。

    “师尊,这同昆仑山有什么关系,这是我同季舞个人的恩怨,天禄是我的夫君,季舞竟然明目张胆的要抢夺,我哪能够轻饶她!”白菲菲倔强的声音响起。

    “菲菲,我们不能够这样做,现在我们同季家应该戮力同心,一同对付邪魔族,想必季家主也是随便说一说,不会真的做出投靠邪魔族的事情来。”二长老阿桑的话令门外的季铭十分难堪。

    “那不行!”白菲菲的声音又传了出来,“天禄十分孝顺,已经决定要娶季舞了,我要是把她放了,天禄真的同季舞成了亲,我岂不是成了大荒的笑话!”

    “菲菲,你,唉!”二长老阿桑听白菲菲振振有词的辩解,不由得长叹一声,有些无可奈何!

    “师尊,你别生气,过两天就了我们同邪魔族的十日之约了,只要时候季铭不投靠邪魔族,我是不会难为季舞的,要是他先做出不义之事,就别怪我不客气!”白菲菲的话另门外的季铭心中一颤,白菲菲这是要拿季舞来威胁他了。

    “菲菲,这两天你千万要好好待季舞公主,不能够伤她啊!”二长老阿桑终无奈,只能够妥协了。

    听这里,季铭心中明白了,白菲菲这是狗急跳墙了,就算他现在推门进去找二长老阿桑理论,也讨不什么便宜,于是掉头就走。

    “父亲,怎么不进去了?”季离装作不明白的模样询问。

    “先回去!”季铭说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季离见状了一眼二长老阿桑的房间,随后也跟着父亲季铭离开了。

    回房之中,季铭沉默了许久都没有再说一句话,季离见状也不打扰他,知道他心中在权衡这件事情。

    过了良久,季铭长长叹了口气,“离儿,你怎么待邪魔族?”

    “邪魔族是大荒的公敌,他们用卑鄙的手段,掳走天帝和天狐王,这样丧心病狂,应该人人得以诛之!”

    季离说完之后,季铭的脸色十分难,“离儿,你想过没有,我们帮助昆仑山度过这一劫,谁帮我们季家渡劫?”

    “父亲这话是何意?难道只有投靠邪魔族才能保全季家吗?”季离紧皱眉头,对于季离的想法十分不赞同。

    “离儿,你还年轻啊!大荒之中并没有眼睛的这么和谐,各自为政,我们需要为自己的利益所考虑!邪魔族早就给为父传来了密信,如果我季家不投靠他们,将会受非常严酷的教训,时候仅凭我们季家是完全抵挡不住的!”季铭摇摇头,一脸的无奈。

    “季家不能有事,季家的根基不能动摇,所以我决定投靠邪魔族!”季铭抬起手,打断了季离的劝说,心意已决。

    “父亲!你不管姐姐了!”季离当下焦急,父亲这样一意孤行,真要让季家臭名远扬吗?

    “舞儿同白菲菲只是私人恩怨,只要我不再逼迫天禄同季舞成亲,她就不会有什么危险。”季铭这话中的含义,就是放弃女儿季舞了。

    对于这样的父亲,季离心中无比失落,他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整个,其实这样阵前投敌的季家,哪还有什么未来,完全就是他利欲熏心,为了自己的势力不受损失!太让他失望了!

推荐阅读:倾世宠妻   天香   拾光里的我们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御前女官   寂寞寂寞就好   曾想盛装嫁给你   一嫁大叔桃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