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捉个小妖当老公 > 第327章 嫉妒成狂

第327章 嫉妒成狂

作品:捉个小妖当老公 作者:梁紫宇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季舞跟随在季铭的身边,目不转睛的向天禄和白菲菲,心中的久久不能够平静。

    不是说白菲菲已经死了吗?怎么又出现了?真是命硬!季舞向白菲菲,眼中冒出阴狠的目光。

    白渊在一旁时刻盯着季舞,之前季舞同白菲菲就不合,现在白菲菲失去了记忆,对季舞肯定没有任何防备,再加上他们此刻就在季家,所以他一定要多多留意季舞,不能让她做出一丝一毫伤害白菲菲的事情来。

    同时此刻注意着季舞的人除了白渊,还有季离,自家姐姐是什么性格,他早已经心知肚明,也对她失去了失望,所以他也多加了一个小心。

    季铭着天禄和白菲菲,之前昆仑镇非来客栈受的侮辱还在目,此刻他虽然面上带着笑容,但也是皮笑肉不笑,心中对天禄和白菲菲也是恨极了。

    想起邪魔族的密信,季铭心中一沉再沉,天禄和白菲菲会不会现在就跟二长老说了他之前与邪魔族的合作?如果二长老已经知晓了那件事情,此次前来是不是有备而来,只要他稍微不配合就立刻将他列为投靠了邪魔族?这些念头萦绕在季铭的心中,令他一时间脑中乱糟糟的一片。

    转头自己的嫡子季离,季铭琢磨着这件事情要不要跟他提前商量一番,万一事情泄露了,也好早些有个准备?随后季铭便在心中摇摇头,季离是个死脑筋,如果知道他曾经与邪魔族做过交易,肯定会第一时间让他去跟二长老实话实话说,那岂不是更加被动了?想这里,季铭简直就是心如乱麻。

    难道真的要逼他投靠邪魔族吗?季铭一想这里,心中就咚咚咚的直跳,还是在等上一等吧!他终在心中暗暗的下了决定。

    “白菲菲,原来你没有死!”季舞天禄对白菲菲照顾有加,心中的嫉妒之火再也压制不住了,一开口便是挑衅。

    白菲菲来没有注意季舞,听她的话,这才抬头向这个女子,从她的眼神之中明显了嫉妒,心中立刻惊讶,“你是何人?”

    “你!”季舞被白菲菲这句话气得够呛,她竟然装作不认识她,岂有此理!

    “姐姐,菲菲师叔她暂时失去了记忆,不认识你也情有可原!”季离季舞又开始针对白菲菲了,立刻来她的身边,拽了拽她的衣袖,让她注意场合。

    “失去了记忆?”季舞先是一愣,随后便是冷笑,“失去记忆就可以抢别人的夫君了吗?”

    季舞的这句话让白菲菲更加摸不着头脑,抢别人的夫君?谁?周姜平、天禄还是白渊?不会吧,不论是谁,这样的眼光太差了点,能够得上面前这位?

    白菲菲过来探究的目光,白渊连忙直摆手,不是他!后白菲菲向一旁的天禄,意思在问,季舞口中的夫君是你吗?

    天禄淡定的摇摇头,白菲菲这下心中不淡定了,难道她还同别的男人有什么纠葛?天啊!她之前底招惹了多少人?

    “天禄,你敢说,你不是被白菲菲从我们成亲当场抢跑的?”季舞还未等白菲菲开口,就手指天禄质问,满脸一副被人抛弃的凄惨模样。

    “姐姐,这件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还提它做什么?”季离眼季舞拦都拦不住了,心中既气愤又羞愧,当初的事情别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吗?明明就是他们惹出来的事情,天禄师叔根就是受害者。

    此刻季铭已经带领着二长老阿桑走入了殿中,其他人稍慢几步,因为季舞的话语,全部停住了脚步,所有人都向了天禄。

    这里面除了甘庭和大虎不知晓内情,白菲菲记忆全失,其他人都心中明白,季舞这是在无理取闹。

    “天禄,你还成过亲?底是怎么回事?”白菲菲听季舞的话,先是一惊,随后眨眨眼睛向天禄,满眼茫然。

    “菲菲,你觉得我如此没有眼光吗?会上她?”天禄这句话可真诛心,季舞听了之后气得浑身发抖,白菲菲则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其实她心中也是这么想的。

    “姐!我们快走吧!”季离赶紧拉住了季舞,就怕她失态做出什么事情,天禄的话的确是有些过分了,但是如果不是季舞愣往上凑,也不会出现这些事情了。

    “走?”季舞冷笑道:“今天我谁能走?天禄你如此侮辱与我,我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祸从口出,还有你白菲菲,不要以为自己多么了不起,充其量不过是出自破落的白家,来季家,你们还敢如此对我,我让你们不得好死!”

    说着季舞随后一挥,瞬间季家的侍卫齐刷刷的将天禄和白菲菲团团围住,并且亮出了兵器,在太阳的照射下反射出清冷的白光。

    “季舞,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白渊季舞的举动,立刻眯起了眼睛,来起来笑眯眯的桃花眼,此刻发射出凌厉的目光。

    “白渊,你也不是好人,你们都是一伙的,今天谁要是动手帮天禄和白菲菲,就是同我季家作对,就别怪我不客气!”季舞向面前众人,心中这口恶气怎么也压不下去。

    “胡闹!”季离大喝了一声,“还不赶快退下!”季离对着冲出来的侍卫大喝一声,可惜这些侍卫纹丝不动。

    “不用白费力气了,这些侍卫是父亲专门送给我的死士,只听从我一个人的!”季舞季离的举动,冷冷一哼,自己这个弟弟也是胳膊肘往外拐,就知道向着别人。

    季离听季舞的话,又气又急,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大荒都乱成一锅粥了,季舞还只记得自己,这不是引发矛盾吗?真是不懂事!

    “哎呀,这怎么就动起手来了?”大虎的大嗓门扯了起来,“我们来季家是有正事要办,你们的矛盾以后再说行不行?”

    “哼,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想做和事佬,也不你够不够格!”季舞冷冷了一眼大虎,这个人她知道,只有一把大力气,出身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家族。

    “季舞,你不要狗眼人低,就冲你这样的态度,也没有男人愿意要你!”甘庭皱了皱眉头,上前一步冷冷呵斥季舞。

    “就你这样,只认得晶币的臭男人,公主都不一眼,嫌丑!”季舞此刻是有恃无恐,季家是她的地盘,要是还被欺负了,那简直就是丢人,于是片刻时间,她便把所有人都得罪光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大的动力。手机用户m.阅读。)

推荐阅读:倾世宠妻   天香   拾光里的我们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御前女官   寂寞寂寞就好   曾想盛装嫁给你   一嫁大叔桃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