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捉个小妖当老公 > 第257章 兄弟陌路

第257章 兄弟陌路

作品:捉个小妖当老公 作者:梁紫宇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天禄,我……对不起!”白渊听天禄的声声质问,心中如同刀割一般疼痛,张张嘴想要解释,可是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只能够说出对不起三个字。

    对不起?呵呵……天禄心中苦笑,他不愿听的就是这三个字!

    “白师妹她不见了!”白渊此刻不知道该说什么,脱口而出内心深处这句话。

    菲菲!天禄猛然一惊,“她怎么不见了?你,你……”

    天禄指着白渊你了半响,气得浑身发抖,以菲菲的脾气,会不会?千万别出什么事情……

    天禄上前一把拽住了白渊的衣领,“你跟我说!底是怎么回事?”

    “天禄,你愿意听我解释?”白渊听天禄的询问,心中一喜。

    “你的解释?哼!我是想知道菲菲的状态!”天禄冷哼一声,对于白渊做下的事情,先放一边,现在先找白菲菲为上策。

    白渊被天禄呵斥了一番,脸上顿时报赧,一五一十的将昨晚发生的事情断断续续的讲了出来,其实了后,他的意识是一片空白的,不过按照当时的情况判断,他们二人该发生的肯定都发生了。

    强忍着心中的难受,天禄听完了白渊的解释,按照白渊所言,他和白菲菲似乎都中了毒,先不说这毒是谁放的,如果菲菲真的被毒气所控制,清醒了之后,很有可能接受不了这一切。

    “你都找了什么地方?”天禄心中所想,脸上急切的表情都带了出来。

    白渊把昨日同白菲菲一一游览的地方全部告诉了天禄,没成想他刚刚说完,就狠狠被天禄走了一拳。

    “嗯……”白渊闷哼一声,捂住了脸颊,向天禄,心中反而好受了不少。

    “你还有脸说陪着菲菲处走,你说!你是不是早就觊觎菲菲了,昨晚的毒气来就是你的借口吧!”天禄已经气得脑袋发晕,开始口不择言。

    天禄的话令白渊心中一顿,内心深处隐藏的小心思被天禄这么直截了当的曝光在青天白日之下,这让他双脸通红,憋了半天,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来自己刚还猜对了!天禄心中这个气!之前发生的点点滴滴此刻也浮现在了天禄的脑中,之前白渊似乎对菲菲就有什么想法,之前全部的事情又清晰出现在了他的脑中。

    猛地推开白渊,天禄此刻一眼都不想见他了!

    “天禄!天禄!”白渊在后面呼唤越走越快的天禄,可惜天禄耳充不闻,并且越走越快,后索性御风飞行,直接消失在了白渊的面前。

    着天禄消失的背影,白渊心中乱糟糟一片,他做了这样的事情,昔日的好兄弟,他还有什么脸面去面对?想此处,他垂下了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凭微风轻抚过他的面颊、衣衫,虽然此刻已经是初春,风中带着轻微的暖意和柔和,但是白渊依旧感觉冰冷刺骨。

    芷汀知晓天禄回了大言山,昨日想要去见见他,可惜被结界挡住了。自昆仑山归来之后,芷汀一直安安静静的呆在自己的宫殿之中,生怕惹得龙王天瀚的生气,她自己大言山夫人之位不保。

    可是昨日她突然得了消息,天昊竟然是龙王的私生子,这下她可坐不住了,急得团团转。再加上天禄见不,这让芷汀彻底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去见白菲菲,对!去见白菲菲!芷汀心中下定了决心,这一次就算是让她给白菲菲跪下,她都在所不惜,只要天禄能够回来,不再说什么脱离大言山这样混蛋的话,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没有想,芷汀一大早便了白渊从白菲菲房中出来的一幕,心中咚咚咚的跳了几下。白菲菲!随后芷汀咬牙切的念着白菲菲的姓名,似乎此刻把她抽筋拔骨都不解恨。

    自己的儿子天禄对她那么好,为了她都要脱离大言山和昆仑山了,父母师尊都不要了,她倒好,勾引天禄的兄弟,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芷汀想这里,浑身发抖,简直都要被气爆了!大踏步向前,一把推来白菲菲的房门,不料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虽然如此,芷汀的固有思维决定了她一点都不相信白菲菲,认为她肯定同天禄发生过什么,只不过没有让她抓现行罢了。

    “白菲菲!不要让我见你!否则……”芷汀咬牙切齿的自言自语。

    刚刚出了白菲菲的住处,芷汀便远远一个人,原来是周姜平,他刚刚从水中寻得十颗紫色珍珠,打算替白菲菲带上,以此来缓解她身上的疼痛,昨晚他似乎太用力了,刚刚替白菲菲疏散心中的郁气时,明显感觉她的身体有些虚弱。

    想这里,周姜平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身子都弱成那样了,劲还挺大!周姜平摇摇头,苦笑。

    只想着白菲菲,周姜平的警惕性远远低于平日里,就连芷汀跟在他的身后都没有发现。

    白菲菲被丁丁和小迷摇晃醒了,睁开眼睛之后又被他们的吵闹之声,吵得脑袋发晕,无可奈何之下只能够把丁丁和小迷两个收回青铜戒中,周围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不过,收回了丁丁和小迷,又耗费了白菲菲不少的精气,没过多久便又沉沉的昏睡了过去。

    周姜平进去的时候,白菲菲还在沉睡,而丁丁和小迷不知所踪,他心中猜测两个小的肯定不知道跑哪儿去玩了,于是也没有多想什么,亲手把紫珍珠带了白菲菲的脖颈之上,随后深深了她一眼,便又抬脚走了出去。

    丁丁和小迷虽然是白菲菲的宠物,但是在白菲菲心中的地位还不低,所以周姜平白菲菲在睡熟,于是打算把丁丁和小迷寻找回来,以免在大言山出了什么意外,那么他更加没有办法同白菲菲交代了。

    就在周姜平离开之后,芷汀悄悄的出现在了白菲菲的面前,轻轻掀开白菲菲的衣领,里面青紫的引子,她心中猛地一沉,都是女人她清楚的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白菲菲,你如何对得起天禄!芷汀向白菲菲的眼神像是淬满了毒液。

推荐阅读:倾世宠妻   天香   拾光里的我们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御前女官   寂寞寂寞就好   曾想盛装嫁给你   一嫁大叔桃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