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捉个小妖当老公 > 第253章 意乱情迷

第253章 意乱情迷

作品:捉个小妖当老公 作者:梁紫宇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白渊无法辨别这个字条之中的消息真伪,他第一个想了天禄,这里就是大言山,所有的一切天禄熟悉,所以白渊也不管此刻已经是三更半夜,推开房门就前往了天禄的住所。

    可惜,天禄已经在房间周围设下了结界,只能他主动从里面出来,外面任何人都不能够轻易进入。白渊这种情况,急的在天禄的房门之前团团转,后突然想起了白菲菲,也许这件事情可以找白师妹商议一下。于是,白渊离开了天禄这里,直奔白菲菲的房间而去。

    白菲菲此刻正在修炼吐纳之术,随着她稳定在第五阶之后,隐身术运用的更加熟练了,白渊传承的法术她不需要多加练习就可以随着她的进阶愈发精进,目前她只需要不断的修炼师父二长老阿桑传授她的昆仑法术,以及不死国的剑术,反而吐纳之法修习的少了,今晚白菲菲打算只修习吐纳之法。

    盘腿坐在床上,白菲菲平心静气,整个人融入了周围流动的灵气之中,身体慢慢变的淡薄,呼吸同身边灵气流动的速度,越来越接近,越来越接近,直呼吸的频率与周围灵气完全一致。一呼一吸,简单的吐纳之法,让白菲菲周身环绕着越来越浓郁的灵气……

    笃笃笃,几声敲门之声将白菲菲的修炼打断,随着白菲菲睁开眼睛,她周身聚集的灵气就像是受了惊吓一般,立刻逃窜不见了。

    这么晚?会是谁?白菲菲脑中闪过疑虑,随后轻轻一指房门,房门自动打开了。

    白渊房门已开,快速走屋内,正好白菲菲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

    “白师兄,这么晚了?出了什么事情?”白菲菲来人是白渊,心中咯噔一下,难道出了什么事情不成,为什么白师兄现在来找她。

    “白师妹,你这个!”白渊将手中的短箭递了白菲菲的手中,那个字条仍旧绑在短箭之上,白渊一丝一毫都没有移动。

    白菲菲接过白渊周中的短箭,打开字条,上面也就是简简单单几个字,“天狐王在大言山。”

    这……白菲菲这几个字后,心中也是猛地一跳,抬头向白渊,“白师兄,这个字条是谁送来的?”

    白渊听白菲菲的询问摇了摇头,“这个短箭突然射进了我的房间,根不知道是何人送来的。”

    “之前绑走天狐王之人,我们怀疑是华羽,现在这个字条告诉我们,天狐王就在大言山。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华羽同天昊勾结,把天狐王送来了大言山。不过,我有一些疑问,这件事情龙王知晓吗?难道他……”

    “这个不会!”白渊摆摆手,打断了白菲菲的猜测,“如果我父亲真的在大言山,龙王很有可能也被蒙在鼓里,这一点应该可以相信他。”

    “可是龙王偏爱天昊你也了,万一这件事情天昊也有牵扯,龙王会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点我是觉得心中没底。”白菲菲对于龙王的印象着实不好,所以对于白渊得而相信,她抱有怀疑。

    着白菲菲一张一合的嘴巴,白渊的脑袋有些乱了,来心中是焦急父亲的事情,但是目光不由得被白菲菲所吸引,满脑子都是白菲菲鲜艳欲滴的红唇,和那一张在他心中无比美丽的面庞。

    心中有一股邪火慢慢的燃烧起来,白渊此刻只想着着白菲菲,并且慢慢的向她靠近。

    白菲菲发现白渊的神色不对,双颊通红,眼神也变的迷离起来,尤其是向她的眼神着实有些不对劲,“白师兄,白师兄!”

    白菲菲呼唤了几声,白渊的情况越来越糟糕,并且距离她越来越近了,出于女性能的一种危机感,白菲菲猛地后退了几步。

    “白渊,你要做什么?”白菲菲这声呵斥,动用了控音术,直达白渊的脑中。

    不对,他这是要做什么?白渊这一刻是清醒的,着面前的白菲菲,恨不得现在就扑过去,狠狠吻上她那一张一合的红唇,这种想法他自己觉得不可思议。

    猛地摇摇脑袋,白渊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白师妹……”白渊的声音变得嘶哑,暗藏在心中的*令他脑袋晕晕沉沉,似乎又要被*所驱使。

    察觉出了白渊此刻似乎中了邪,白菲菲立刻觉得他们可能中了什么圈套,可是什么圈套呢?白菲菲脑筋急转。

    就在此刻,白菲菲也突然感觉了不对劲,为什么她的身体也开始变得燥热?脑袋开始迟钝,身体开始变得滚烫,并且行动迟缓了起来。

    “白师兄,你,你清醒一些,我们中毒了。”白菲菲还能够说出完整的话,着又靠近过来的白渊,猛地抽出了一把匕首,就要往自己的手臂上扎去。

    “不要!”白渊猛地扑了过来,夺过白菲菲的匕首,一个用力直接扎了自己的大腿之上。

    身体的剧痛另白渊瞬间清醒过来,当他白菲菲的状态也开始不对劲,他立刻大声呼唤,“白师妹,你赶快出去,离开这里!”

    白菲菲不断的摇着头,身体上的难受令她行动变得缓慢,但是此刻她还能够控制住自己不扑向面前的白渊。听白渊的吼声,她开始向着门口的方向跌跌撞撞的跑去。

    好不容易来了门口,白菲菲猛地被弹了回来,糟了!整个房屋被布下了结界,这显然就是一个针对她和白渊的阴谋,该怎么办?白菲菲顿时焦急起来。

    身体上的疼痛慢慢已经控制不住内心的*,白渊一把将匕首拔出,打算再刺上一刀,可惜他脑中一乱,匕首啪嗒一声掉了地上,正要弯腰捡起,白渊不经意了门口的白菲菲。

    此刻的白菲菲身体无比燥热,衣领已经被她扒开了,头上的发簪已经掉了下来,如墨般的长发倾泻在了她的双肩,双颊粉红,双眼水汪汪的,因为身体难过,双眉微蹙,少了平时的锋利,多了一份柔弱。

    轰一下,白渊似乎被眼前所的一切击中,地上的匕首都忘记捡起来了,脑中竟然出现了他之前进阶之时压制下的记忆……

推荐阅读:倾世宠妻   天香   拾光里的我们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御前女官   寂寞寂寞就好   曾想盛装嫁给你   一嫁大叔桃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