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捉个小妖当老公 > 第168章 菲菲暴怒

第168章 菲菲暴怒

作品:捉个小妖当老公 作者:梁紫宇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连锁店?白伯和白燃不约而同在心中浮现出这三个字,琢磨了半响之后,同时拍手大叫绝妙!

    “小姐,你这个主意太好了,我这就着手去办!”白伯的腰也不弯了,踌躇满志的样子不输任何一个年轻人。

    白菲菲着白伯这个状态,心中也暗暗高兴,这个老人见证了白家的衰落,不离不弃,现在更是了白家的希望,怎不能精神矍铄?

    “白伯,你放手去干,这些晶币就交给你,放心去用,用完了麻寿国还有源源不绝的晶币山!”白燃哈哈一笑,将手中白菲菲刚刚递给他的晶币塞了白伯的手中。

    “有国君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小姐,我就算拼了老命,也会把这件事办的妥妥的!”白伯保证道。

    “白伯,你尽力就好,还是你更重要。燃伯也是一样,无论在任何时候,都要把你们自己的安危放在第一位,这是命令,听了吗?”白菲菲正色。

    “喏!”白伯和白燃听白菲菲似严厉的话语,心中无比的温暖。

    “以后白家需要我们三个人好好支撑,不止你们,就连我也要好好保护自己,我们倒下了,还有谁能够再支撑住白家?你们说对吗?”白菲菲叹了口气,现在白家能用的人太少了,当务之急培养人才是重中之重。

    “小姐,放心吧,你说的我们都明白了。”白伯说完,白燃也不住的点头,白菲菲的心意他们都明白了,白家现在的难处他们也十分了解。

    “以后白家,燃伯你负责对外的一切,白伯你就负责内部的一切,我们戮力同心,总有一天白家会重现辉煌,没有人敢小觑的!”白家两位老人都已经明白了她的心意,于是点点头,后做了一个明确的分工。

    刚刚送走白伯和燃伯,白菲菲打算静心修炼一会儿,一般来说家主的实力也是一个家族实力的象征,她急需要再变得更加强大。

    没有想刚刚盘坐闭目,又一阵急切的敲门声想起,“进来!”白菲菲睁开眼睛,叹了口气。

    只见推门而入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子,白菲菲叫不上名字,但是从穿着上应该是从麻寿国的白家分支而来,“出了什么事情?”

    “家主,我刚刚从街上回来,白家的客人花衣小姐在街上被一群人掳走了,当时只有我一个人在场,就算冲上去也起不什么作用,所以赶快回来报信,没有想白管家和国君在商议要事,我只得前来打扰家主您了!”男子的表达能力不错,条理清晰,白菲菲听明白了。

    花衣竟然被虏?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真的以为白家任人可以欺侮吗?

    “你叫什么名字?”白菲菲定了定心神,开口问道。

    “我叫白一,国君经常喊我小一,家主也可以这么叫我。”白一憨厚一笑,没有了刚才的机灵劲,反而更让白菲菲有好感了。

    “小一,你知不知道刚刚掳走花衣姑娘的是何人?”白菲菲点点头,问道。

    “我偷偷问了问路边的人,他们似乎见怪不怪了,这个人是君子国的皇族,据说是国君君无言的亲弟弟。”白一说完之后便静静立在一旁,等候白菲菲的命令。

    “哼!好一个君家人!”白菲菲猛地一拍八角桌,整个桌子哪里经受得住白菲菲的一张,瞬间应声而碎。

    白一仍旧稳稳的站在一旁,纹丝不动,白菲菲见状满意的暗中点头,这个白一着实不错,“小一,你前面带路,我们去救花衣姑娘!”

    “喏!”白一领命,立刻前面带路,白菲菲跟在他的身后,两人一起走出了白家。

    走了街上,人群攒动,君子国的大街还是很热闹,但是白菲菲没有一丝心情欣赏,君无言的弟弟!同他也是一丘之貉,竟然做出当街抢人的勾当,她就不信花衣不会不说她是白家的客人,他们还敢如此嚣张?这是明目张胆要与白家作对!既然如此,那么他们的脸面就别要了!白菲菲边走边想,越想越气愤。

    花衣这几天心情很是郁闷,白菲菲顺利登上了白家家主之位,这让花衣心生羡慕的同时,又产生了无法抑制的自卑之感。周姜平心性大变,越来越让她感觉恐怖,尽管如此,她还是无法抑制的想要靠近他,可惜这几天她连周姜平的院落门都无法靠近,丁丁和小迷守大门,丝毫情面都不讲,就是不放她进去。

    心中格外苦闷,又无人倾诉,花衣不自觉的走出了白家,来了大街之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她更加产生了孤寂之感,同时无比的后悔没有带着自己的侍女前来,落得个连一个说说心理话的人都没有。

    就在她无比苦恼之时,无意之中撞上了一个人,这个人正是君无言的弟弟,君无过!他生性风流,家中姬妾成群,走在大街之上顺眼的女子也会抢自己的家中,所以知道他的人都躲着走,以免遇晦气。花衣很不凑巧,撞上的人正是这个君无过。

    被人撞了一下,君无过哪能够轻易放过,抬头一花衣,顿时愣住了,这个女子颜色不错,尤其是那种淡雅的气质更让他沉迷,哪里来的美人?君无过觉得被撞的那一下可以忽略不计了,但是这个美人他要定了。于是就有了白一见的那一幕。

    白一带着白菲菲很快便找了君无过的在宫外的住处,他一般不回皇宫,都住在宫外,估计也是君无言怕这个风流成性的弟弟扰乱宫闱。

    来君家大门之前,白菲菲上前一步,制止住了白一敲门的动作,上前一脚踹开了厚重的大门,哐当一声巨响,大门瞬间四分五裂,碎片溅得处都是。

    白一见状,眼角不自觉的抽了抽,家主真的好勇猛!

    白菲菲才不管这么多,欺负女人她不上,如果花衣有个三长两短,她定会让君无过偿命,管他是不是君无言的弟弟!

    随着大门的断裂,白菲菲一脚迈进了君家,一把抓住闻声前来查探的侍卫,“说,君无过在哪里?”

    这名侍卫被白菲菲一把提了起来,双脚离地,脖子被卡,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后只能够用手指了指北边的阁楼。

    白菲菲他只得方向,一把将他甩开,这个倒霉的侍卫立刻被摔出去老远,瞬间晕了过去。

    白菲菲顺着侍卫指的方向,快步向着北方的阁楼而去,心中不断的祈祷花衣还没有出事。(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倾世宠妻   天香   拾光里的我们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御前女官   寂寞寂寞就好   曾想盛装嫁给你   一嫁大叔桃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