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捉个小妖当老公 > 第055章 非来客栈

第055章 非来客栈

作品:捉个小妖当老公 作者:梁紫宇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菲菲,隐身,仅仅是这个隐身术的低阶,如果你再下功夫去修炼,还可能修炼第二阶瞬移,后拥有空间转换的能力。不过目前大荒之内能隐身者就寥寥无几,能瞬移者凤毛麟角,空间转换更是无人能够修炼成功。这也是你努力的方向!”二长老阿桑着白菲菲,对她寄予厚望。

    “喏!”白菲菲听二长老阿桑的话,顿时心潮澎湃,以为师父传授给她的就是一个小小的隐身之术,没有想修炼高级还能够空间转移,太帅了!

    白菲菲告别师父回自己的院落之中,脑中不断回荡着师父刚刚的话语,下定决心一定苦修隐身术,空间转换是她终的目标。

    走屋门口,白菲菲一抬头,正好屋前的迷情草。怎么把这个家伙忘了,这次下山难免危险重重,如果带上这棵迷情草是不是会是一个助力?想此处,白菲菲伸脚踢了踢睡的迷迷瞪瞪的迷情草。“喂,醒醒!”

    “唔,谁啊?”迷情草的美梦被吵醒,口气不甚好,睁开眼一,是白菲菲,顿时睡意全消,“主人,你有什么吩咐?”

    “随我下山。”白菲菲对迷情草的态度不以为意,直接交代。

    “下山?为什么?”昆仑山这么浓郁的灵气,为什么要下山?迷情草百般不情愿,可惜又不敢公然违抗白菲菲的决定,只能装作迷茫的样子询问。

    “收起你那些小心思,让你下山你就下山,再罗嗦有你好!”白菲菲就被迷情草欺骗过,现在它故意做作的神情,顿时冷下了脸。

    “喏!”迷情草已经认白菲菲为主,不听主人的话后果可是很严重,迷情草白菲菲生气了,立刻声音谄媚,应下之后不敢再吭声了。

    翌日,白菲菲随同天禄和白渊一同下山历练,一同前往的还有季离、甘庭和司晶晶。

    “菲菲!”司晶晶一白菲菲立刻激动的上前挽住了她的胳膊,亲密的动作让天禄侧目。

    “小师叔!”甘庭上前向白菲菲打招呼,季离站在她的身后只是默默的行礼,并没有出声。

    白菲菲冲甘庭点点头,并没有向季离。出了季舞的事情,她与季离再也不能够成为好朋友了,白菲菲不是不觉得可惜,只是她认为朋友相处贵在轻松,她同季离已经不适合走的太近了。

    白菲菲的神情,季离脸色一暗,张开口想说些什么,但是终究没有张开嘴。

    “走吧!”天禄淡淡的说了一声,便同白渊率先离开了。白菲菲、司晶晶、季离、甘庭紧随其后,进内门弟子下山历练就此开始了。

    下山历练第一站就是位于夏州国境内的神光门,白菲菲心中一动,白伯就在昆仑镇,是他们的必经之路,是不是可以去望一下白伯?

    白菲菲趁大家不注意,来天禄的身边,“小白狮,我想去白伯。”

    天禄头也没有回,“不行,你不能单独行动。”

    “白伯就在昆仑镇,正好顺路,我去他就回来,不会耽误很久。”白菲菲低声求,这次她离开昆仑历练,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来,不见白伯一面实在是放心不下。

    “时间不长也不行。”天禄拒绝了。

    “我累了,昆仑镇有一家客栈,我们可以去那里歇歇脚。”白菲菲不见白伯誓不罢休,突然灵机一动,想出这个主意。

    “什么客栈?”白渊白菲菲同天禄凑得很近,嘀嘀咕咕,于是悄悄上来,正巧听客栈两字。

    “白师兄,我知道在昆仑镇有一个客栈,我们可以去歇歇脚。”白菲菲灵机一动,既然天禄说不通,不还有另一个带队的白渊嘛。

    “哦?好啊!”白渊闻言点点头,带着这几个人,不能够御风,只能徒步行走,磨蹭了半天才刚刚下山,是应该歇歇了。

    天禄听白渊这么容易就应下了,气得猛一转头,正巧白菲菲得意的笑脸。他怎么就跟这个女人纠缠不清了,唉!天禄在心中不由得重重叹气。

    一路同行,天禄也不能不顾白渊的面子,既然白渊已经答应下白菲菲,他也不好强硬阻拦,只得一同来白菲菲所说的客栈。

    “非来客栈,名字挺颖!”来白菲菲强烈推荐的客栈,白渊一抬头,客栈上面的牌匾,笑着说道。

    白菲菲也是第一次来自家客栈,白伯起的这个名字,心中一动,这个“非”不会说的就是她吧?

    “菲菲,你,白伯!”司晶晶是第一个发现白伯之人,立刻拽了拽白菲菲,惊奇的说。

    白菲菲闻言望去,白伯也在远远的着她,满脸的激动和欣慰,心中顿时如同一片羽毛,飘飘落地,“白伯!”

    “小姐!你们快进,快进!”白伯擦拭了擦拭眼角的泪光,招呼着众人进殿。

    “姑,姑爷!”当白伯天禄之时,立刻惊讶出声。

    “白伯,随后我再跟你解释,现在不是相认的时候。”白菲菲听白伯称呼,立刻拍了自己脑袋一把,她把这茬给忘了,怪不得天禄死活不同意让她见白伯。幸好此刻天禄身边没有其他人在,白菲菲快步上前阻挡了白伯同天禄的相认,把他拉了一旁。

    天禄乍然见白伯,心中也是一慌,随后白菲菲将白伯拉走了,这才镇定了下来。

    “这个客栈不但名字别致,里面也干净温馨,不错不错!”白渊转了一圈回天禄的身边,对于白菲菲推荐的客栈很满意。

    天禄此刻不想理会白渊,要不是他,自己也不会陷入这种为难的境地,当初白伯对他不错,所以乍然相遇他才感觉很尴尬。白伯不同白菲菲,他可以跟白菲菲义正言辞说井水不犯河水,但是跟白伯他不知道如何开口。

    白菲菲把白伯拉一旁,简单跟他解释了天禄的事情,白伯立刻怒火冲天,非要跟天禄理论去不可,白菲菲死拉活拽才把他劝住。以至于白伯再天禄之时,眼中充满了愤怒。

推荐阅读:倾世宠妻   天香   拾光里的我们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御前女官   寂寞寂寞就好   曾想盛装嫁给你   一嫁大叔桃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