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捉个小妖当老公 > 第031章 辈分压人

第031章 辈分压人

作品:捉个小妖当老公 作者:梁紫宇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白菲菲猛地被指着鼻子骂了一通,顿时有些发懵,这个女人是谁?她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值得她如此大动干戈?

    司晶晶来人,心中暗叫糟糕,怎么被这个难缠的师姐给碰上了,于是她连忙陪着笑脸把白菲菲拉身后,“季师姐,菲菲刚刚进内门,不懂规矩,你就别同她计较了。”

    “我当时谁呢?原来是走后门进来的晶晶公主!”季舞阴阳怪气的冲司晶晶说道,跟在她身后的华瑶暗中对司晶晶使眼色,劝她不要多管闲事。司晶晶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顿时被骂的眼泪汪汪,好不可怜。

    真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昆仑山也不能免俗,白菲菲心中觉得有些晦气,来昆仑山学堂的第一天就遇了这么一个奇葩之人,也有够倒霉的。轻轻拍拍司晶晶的肩膀,“乖,不哭了!”这要是让夏州国国君司幽了还不得心疼坏了。

    劝说了司幽幽,白菲菲转身就要去找焦峰,既然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叫他师伯,他就管管吧,反正事端是因他而起。

    “喂,你要去哪里?喂!别跑!”季舞以为白菲菲要溜走,在她身后大声呼喊,她还从来没有遇过如此不给她面子的人,好大胆!

    白菲菲走出学堂,在门外了焦峰,同他站在一起的还有刚刚来的白渊,白菲菲都没有白渊一眼,径直走了焦峰面前,“焦师兄,我找你有点事。”

    焦峰来人是白菲菲,温文一笑,“白师妹,什么事情吗?”

    白菲菲了他身边的白渊,一时间不知道应不应该当着外人的面告状,白渊被她嫌弃的眼神气得够呛,“我说白师妹,你这是什么意思?有什么天大的秘密,我在这里就不能说了吗?”

    白菲菲莫名其妙的着白渊,“这件事情关系焦师兄,你在这里恐怕真的不方便!”既然你不自觉,那么她就直截了当的点出来。

    “你!”白渊第一次被人这么嫌弃,气得满脸涨红,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焦峰着白渊吃瘪的样子,不由得好笑,他这个师弟总是把别人气得够呛,很少有人能够气他,这个白师妹果然非同凡响,但是作为师兄总不能眼着师弟师妹当着他的面打起来吧,于是他出言调解:“白师妹,师弟不是外人,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

    既然当事人都不在意丢不丢人,那么她还顾忌什么,于是把刚才发生的一切全部复述了一遍,后加上一句:“焦师兄,我初来乍,对什么都不熟悉,不知道被小辈指着鼻子骂应不应该反驳,所以只能求助你来了。”

    白渊和焦峰听完之后对视一眼,原来是和曦的徒弟季舞,这个季舞也是羲和国之人,说起来似乎同天后属于一脉,“白师妹,这个……”焦峰还没说完,就听了远处大声呵斥之声传来,“野丫头,你往哪里跑!”

    季舞追着白菲菲走出了昆仑学堂,冲动之下她也没有清白菲菲对面之人,就开始大声的叫嚷起来,当她走近一,顿时吓得不敢再出声了。

    “季舞,你胆子真不小,昆仑学堂是你大声喧哗的地方吗?还不回去面壁思过!”白渊着息事宁人的目的,呵斥了季舞一顿,试图让她先行离开,然后再由焦峰劝劝白菲菲,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白菲菲哪里不出白渊对季舞的维护,顿时目光一冷,这件事情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过去了,她的面子往哪里搁,她师父的面子往哪里搁?难道她起来这么好欺负吗?“站住!”白菲菲冷冷出声。

    白渊白菲菲不想善了,顿时也来了气,这个女人怎么这么难缠,和曦整日忙于神光门的事情,无暇顾及教导他这个徒弟季舞,造成了季舞性格刁蛮,确实有些不像话,但是在昆仑山谁人不给和曦个面子,再说季舞也就是嘴上不饶人,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至于她这么纠缠不清吗?“白菲菲,你底想怎么样?”

    白菲菲都不白渊一眼,这个男人从自己没有认他为师父起就开始自己不顺眼,真的不可理喻!“焦师兄,我还不认识这位姑娘呢?你不打算介绍一下吗?”白菲菲向了焦峰,一点都不退让。

    焦峰这个场景,瞬间有些头大。季舞的事情大多时候他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在这点上他同白渊的想法不谋而合,可是现在季舞正好对上了白菲菲,而白菲菲还不依不饶,该怎么解决呢?他一时间也不好决定。

    “焦师兄,她称呼你为师伯,难道她是白师兄的徒弟?”白菲菲焦峰久久不言语,心中顿时不喜,难道自己就应该吃下这个哑巴亏吗?

    “我的师父是和曦公子!”白渊和焦峰没有开口,倒是站在一旁的季舞他们都向着自己,顿时感觉底气足了,骄傲的开口说道。

    原来如此!白菲菲听季舞所言,脑海之中自动搜索出昆仑山的关系图。和曦,天帝和兆之子,大长老的二徒弟,神光门的门主!这个季舞是他的徒弟,怪不得这么嚣张!

    白渊和焦峰听季舞挑衅般的回答,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们厚着脸皮在这里为她开脱,无非就是想为和曦遮掩,至于她不过是在和曦的面子上照顾一二,既然她如此嚣张,不知进退,那么他们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了。

    “焦师兄,和曦公子按辈分也是我的师兄吧?”白菲菲着白渊和焦峰尴尬的脸色,心中好不痛快,让你们偏心,可惜人家不领情,活该!

    “你,你是谁?”季舞被白菲菲的话吓了一跳,这才感觉自己这次踢铁板了,她脸色顿时一白,在昆仑山很注重辈分,白菲菲如果真是她的师叔,那么治她一个冒犯师尊的罪名都是轻的。

    “季舞,这位是二长老入门的徒弟,你称呼白师叔即可,刚才你已经冒犯了师叔,还不跪下认错!”焦峰事已至此,也顾不得季舞的颜面了,立刻喝令她跪下认错。

推荐阅读:倾世宠妻   天香   拾光里的我们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御前女官   寂寞寂寞就好   曾想盛装嫁给你   一嫁大叔桃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