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言情888 > 武侠修真 > 捉个小妖当老公 > 第030章 上学堂了

第030章 上学堂了

作品:捉个小妖当老公 作者:梁紫宇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走师父为她指定的院落,干净整洁,样子是有人专门打理的。白菲菲满意的点点头,这里的环境和条件比夏州国的皇宫都不差,怪不得那么多人挤破头都想进入昆仑山呢。

    取下背后的长剑,白菲菲将它挂在了床头,打算从青铜戒指中取出一个纸鹤信使,给白伯传信报平安,一不小心将睡的迷迷糊糊的迷情草带了出来。

    “哎吆,摔死我了!”迷情草夸张的从地上翻滚了一番,睁开一,顿时激动的跳了三跳,“哇呀呀,这里的灵气太充沛了!”

    白菲菲将纸鹤放飞,这才向迷情草,“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我差一点失去了进入内门的资格,你该当何罪!”

    白菲菲严肃的表情把迷情草彻底唬住了,扑通一声跪在白菲菲的面前,不停地作揖,“主人饶命,主人饶命!”

    白菲菲被眼前这个绿油油半人高的迷情草夸张的动作逗得一乐,这个家伙估计也修炼时日不短了,这表情这动作起来就跟真人一模一样,虽然它是一棵草的外表,但是心眼可不少。

    “你既然叫我一声主人,我这次就饶过你。”白菲菲迷情草明显松了一口气,话锋一转,“但是,空口无凭,你说说我这个主人对你有着什么样的约束力?”

    “这……”迷情草明显一愣,它原以为没有滴血认主成功,这茬就揭过去了,自己也就是嘴上吃一些亏,但是从身心都是自由的。没有想,白菲菲竟然直截了当的提出了质疑,它一时间不愿意回答。

    “滴血认主是吧?”白菲菲心中冷哼,这个迷情草果然不是一个善茬,了现在还想再蒙骗她,以为她白菲菲是傻子吗?不就是滴血认主,她不差这点鲜血。轻轻划破手指,一颗浑圆的血珠瞬间滴落了迷情草的身上,鲜血顺着迷情草的叶子渗了根茎,终全部吸收。

    “主人!”迷情草情不自禁的跪倒在地,轻声呼唤。一瞬间,白菲菲已经能够清楚的感受迷情草的所思所想了。原来滴血认主这么神奇!白菲菲在心中暗想。此刻再眼前的迷情草顿时感觉顺眼了不少,自己的东西怎么怎么喜欢,伸手拍拍迷情草的大叶子,“小迷,以后你就跟着我混了,主人罩着你!”

    小迷?这是它的名字吗?它喜欢!迷情草高兴的站起身来,“谢谢主人,小迷,这个名字我喜欢!”

    呃!没有想自己随便一说,就让迷情草认为自己为它取名了,算了,就当一个美丽的误会好了。白菲菲不自在的拂了拂头发,算是默认了。

    把迷情草安顿在院中的池塘边,让它吸收昆仑山的灵气潜心修炼,白菲菲盘坐在床上开始睡前的必修功课,默背剑诀,融会贯通。今天在破阵之时她成功突破了第二阶无形剑,现在终于有时间巩固了。

    睁开眼睛,白菲菲猛地坐起身来,今天是她第一次上昆仑学堂,可不能迟了。打开房门,白菲菲发现门外叠放着一套白色的道袍,她弯腰拿起,转身回房中换好。

    很合身!白菲菲站铜镜之前左右照了照,心中再一次惊叹昆仑山的福利太好了,自己刚刚进入内门,就有人为她定制好了衣服。

    穿着绣有祥云标志的昆仑山道袍,白菲菲打算先去拜见师父,然后去上学堂,可惜了二长老阿桑的院落前,大门紧闭,她上前轻轻扣了扣,没有任何反应,随后略微失望的离开了长老峰。

    离开长老峰之后,她才反应过来,一拍脑门,暗骂自己太粗心了,昆仑学堂在哪里她都不知道,师父又不在,该问谁呢?白菲菲正在犹豫之时,焦峰迎面走了过来。“白师妹!”

    “焦师兄!”白菲菲焦峰就像是了亲人一般,立刻迎了上去,“你可知道昆仑学堂怎么走?我第一次去上学堂,不知道路在何处。”

    焦峰听白菲菲的询问,心中不由得暗叹,二师叔从来没有收过徒弟,这些细恐怕都不知道要交代,真是苦了这位白师妹了,一切都得靠自己摸索。“我正好要去学堂授课,你同我一起走吧。”

    “谢谢焦师兄!”白菲菲冲焦峰真诚一笑。

    “走吧!”焦峰微微颔首,“二师叔他从来没有收过徒弟,在一些细方面可能不太在意,你有什么不明白之处可以随时来问我。”自己能帮的也只有这么多了,焦峰着白菲菲求知的眼神,暗暗叹了口气。

    “好!”白菲菲重重的点了点头。原来自己完全被散养了!师父哎,你真的得起我!白菲菲在心中苦笑。

    一路上白菲菲并没有问东问西,而是用心记着路线和焦峰所说的每一句话,没有人教就只能够自己多听,多,多思考,别无他法。白菲菲不是一个爱抱怨的人,在逆境之中活出精彩才是她认为有成就的事情。

    昆仑学堂位于昆仑山的南边,距离长老峰有点距离,达之后,白菲菲才发现所有人都齐了,只等着焦峰开始授课了,她见状立刻找了一个空位坐了下来。

    “菲菲!”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白菲菲装作不经意的一回头,竟然是司晶晶,立刻惊讶不已,她怎么也在这?

    嘘!司晶晶对白菲菲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示意下课后找她详谈,白菲菲点点头,遂投入了专心的听课之中。

    似乎又回了学生时代,白菲菲感觉这一课的时间可比她上学时长多了,中间丝毫没有休息,焦峰在前面授课也是讲授为主,几乎没有互动,一课下来白菲菲感疲惫不已。

    “菲菲,你还好吧?我第一次听入门课程都睡着了,幸好师父给我面子没有让我当场难堪,可是回去之后罚我整整跪了一夜,想想都觉得太可怕了。”下课之后司晶晶拉着白菲菲询问道。

    “是有些枯燥。”白菲菲直了直僵硬的脊背,随声附和。

    “哪儿来的野丫头,竟然大言不惭的说师伯授课枯燥!”白菲菲的话音刚落,一个高挑的女子便来她的面前,指着她的鼻子骂道。

推荐阅读:倾世宠妻   天香   拾光里的我们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御前女官   寂寞寂寞就好   曾想盛装嫁给你   一嫁大叔桃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