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言情888 > 玄幻魔法 > 九天帝主 > 第2章 白剑歌,血脉武者

第2章 白剑歌,血脉武者

作品:九天帝主 作者:挥斥方遒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天武宗后山。

    正值午后,烈日之下,时而有清风拂过,带来一丝凉意。

    树林当中,更是有破风之音若隐若现!

    这是天武宗的弟子在修炼。

    或是三五成群,切磋比武;或者独自一人,盘膝静坐;又或者在朗诵武者大纲,仿佛想要通过一次次的朗诵来提高自己对武道的理解:“修炼一途,乃是以血术为伊始……!”

    这一切,让穿梭在树林的凌九霄显得格格不入。

    不少弟子都留意凌九霄来,却懒得多……一个傻子,虽说五官尚可,但又不是什么绝世美男子或者娇滴滴的大美人,有什么好的。

    “我记得信中说了……是南边树林的小湖附近。”凌九霄一边走,一边想道。

    天武宗……大夏皇朝的第一宗门!

    第一宗门的名头,和天武宗占据的海量资源不无关系。

    区区一个后山而已,就有郁郁葱葱的千年灵木;一条流淌了数千甚至上万岁月的灵河;更有大大小小,数以百计的灵湖遍布天武山脉。

    这是一方真正的宝地。

    只要不是天赋太差,在后山这里静修几年,至少都能够成为一名武士!

    这又是为什么世人对拜入天武宗趋之若鹜的主要原因。

    更是造就了天武宗除一百零八王侯之外,大夏皇朝第一利剑的称号!

    第一利剑……不轻易出鞘。

    一旦出鞘,不见血不归!

    后山树林东南西北四个方位……东边湖泊多,西边湖泊怪,南边湖泊好,北边湖泊凶。

    故而,南边的上好湖泊,时常被天武宗强大的弟子划地为王,成了专属的修炼地域,传言旁人不得随意踏入,但是凌九霄倒也不在意……他是傻子嘛,你要和一个傻子计较吗?

    正当凌九霄没入南边树林不久,就有几名弟子紧随而来。

    “站住!不能随便踏入!”忽然,一道女声喝道。

    “这位师姐,我等想要附近切磋武学,还望通融一番。”望着快步走来的青衣女子,几名弟子连忙说道。

    天武宗的弟子,一样分作三六九等。

    修了血术,即为武徒,能够自称弟子;蕴育体质,成了武士,已经入流;融汇灵诀,直接就是真正的武者,身份晋升为内宗弟子,得宗门的资源倾斜!

    眼前青衣女子他们认得,是一位巅峰武士,血术修成不久的他们,可不敢惹上这等即将成为内宗弟子的人物。

    不过,南方树林灵气充裕,若然能够在里面呆上一段时间,说不定许多武道疑惑茅塞顿开,所以只好硬着头皮求一番了。

    “不可……今天下午大师姐要在这里静修,你们晚上再来吧。”青衣女子直接回绝了对方的求。

    “大师姐?可是指白师姐?”闻言,几名弟子顿时一惊。

    “除了白师姐之外,我辈之中,谁还敢自称大师姐!”青衣女子傲然说道。

    没错,她口中的白师姐白剑歌,不止是天武宗宗主的掌上明珠,而且十五之龄不就融汇了灵诀,成为一名真正的武者,即使和一百零八王侯的后裔比较,都是极为出色的。

    传说,白剑歌还激活了连白宗主都没有激发的血脉之力,成为了血脉武者!

    不过,这终究是传言,天武宗的高层没有承认,但是一样没有否认。

    总而言之,现在天武宗上下都认定了白剑歌会成为下一任宗主接班人,对她恭敬不已。

    现在少女说了白剑歌在林中静修,他们几名普通弟子当然不敢继续要求进入了。

    “不过,小师姐,有一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有一名长相斯文的弟子迟疑得说道。

    “什么事?”青衣女子问道。

    “刚刚你不在的时候,好像有人进入树林了。”说话的弟子指了指凌九霄进入的方向,道。

    他虽然没有清楚前边的就是凌九霄,但是有人在他们之前踏入南边树林,这一点倒是可以肯定。

    殊不知,前一刻还傲气十足的青衣女子,下一刻就目瞪口呆地说道:“这……此话当真?”

    “当真,当真……我们可不敢欺瞒小师姐。”被问话的弟子如同小鸡啄米地点头应道。

    “该死!如果因为我守不当而让大师姐吃亏了……我可是难辞其咎啊。”青衣女子大惊失色,汗如雨下。

    毕竟她是由于私事才离开那么一会的,天晓得就那么一会儿时间,都会有人趁机溜进去了。

    “你们几个先替我守着这里……我去将这个人给揪出来!”青衣女子眼睛一转,顿时有了主意。

    说完,还不由分说地没入树林,而几名弟子在面面相觑少许之后,唯有代替青衣女子守着入口。

    树林当中,凌九霄一路朝前。

    在他的印象里,一直向前就可以达一口湖泊。

    这一口湖泊灵气为充裕,同时又是信中约定的地方。

    “咦?”

    不过,还没有走近湖泊,凌九霄却察觉有一丝不妥……前方湖中,好像有人。

    凑近几步,凌九霄便是清楚湖中的一切。

    只见在十多丈之外的湖泊当中,有着一道白皙的人影半站水中。

    如瀑长发自然垂下,青丝之中露出一缕缕凝脂肌肤,任由何人了,都不禁血脉喷张。

    清水出芙蓉……这一句诗词如同因她而存在。

    “谁!”

    突然,水中少女仿若感应什么,柳眉一皱,转头来。

    在一双杏眼扫来的刹那,少女更是一掌拍在水面,激起一层水幕,遮掩了一切。

    当凌九霄吃了一惊,暗道不好,想要转身跑路的时候,少女已经卷起了湖边的衣裙,穿着完整地掠了凌九霄的面前。

    下一霎那,少女玉手探出,抓在凌九霄的衣领之上,犹如老鹰抓小鸡一般,直接抓起拖行十多丈开外,等凌九霄一阵灰头土脸了,才将他重重地扔在地上。

    这个时候,方才守在树林入口的青衣女子匆匆赶来,这一幕,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这……大师姐,你没事吧?”青衣女子急急忙忙地问道。

    她来的时候已经这个样子了,所以刚才发生了什么,她一样不清楚。

    万一白剑歌真的吃亏给对方了,她免不了落得一个守不当的罪名啊。

    “颜颜,这是怎么一回事?”白剑歌缓缓问道。

    她不是让青衣女子守着入口吗?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会有人溜进来,而且还是一个男子!

    “这个……大师姐,刚才有弟子前来通传,我不得不走开了百息时间。回来的时候,就有师弟告知,那么一会时间里面,有人趁机溜了进来,所以我立马赶来阻止,没想还是晚了一步。”青衣女子慌忙解释,她一番话语半真半假,她不怕白剑歌不信。

    不管怎么说,现在被逮的是个男子,白剑歌的注意力更多是放在来人这里才对。

    “嗯?这不是凌九霄吗?竟然是他!”青衣女子瞥了一眼艰难起身的凌九霄,诧异说道。

    “凌九霄?”闻言,白剑歌落在凌九霄身上的眼神不禁微微一变。

    这个少年长相不错,五官不乏英气,眉宇之内更是蕴含了一丝天生而来的威严。可惜眸子生气不多,一眼去就知道他意识模糊,这是缺少了天魂的结果。

    真正让白剑歌在意的,却是这个少年的来历。

    凌九霄……一百零八王侯后裔,接受潜龙石碑测试的时候,一鸣惊人的百战候之子!

    当时她的父亲险些直接收做亲传弟子。

    无奈第二天凌九霄又变回了之前的样子,精神恍惚,浑浑噩噩,虽然天武宗宗主有多番想法,都只好搁置了。

    万万没想,这么一搁置就是差不多三年,眼王侯历练的第一关就要结束了,凌九霄还是这个呆傻样子。

    现在还栽在了她的手上……事情倒是有点不好办了。

    凌九霄一脸呆然地起身,白剑歌在留意着他的时候,他一样在着白剑歌。

    虽然见过的次数不多,但是隔着很远距离的寥寥几面而已,白剑歌已经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眼前这位素衣裹体,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少女,沾染水汽的三千青丝自然垂扶柳腰间,胸口起伏略显急促,时而眨动的睫毛依然带有水珠,粉腮更是泛起丝丝绯红……显然,白剑歌的内心不如表面那么平静。

    不过,她能够在发现凌九霄的一瞬间,当机立断,穿衣完整地反杀回去,已经非常了不起。

    更不要说,这一切仅仅花了数个呼吸的时间!

    无论实力还是心性,都已经在武道一途上锋芒初露,小有所成了。

    倘若换了另外的女子,估计还得转个身让凌九霄个完整呢。

    只是,话又说回来,如今阴差阳错地栽在白剑歌手上……事情要变得麻烦起来了。

    “虽然以我的身份来历,以及平日表现,下场不会多么凄惨……只是这一件事确实不小,换了谁来主持,我都是理亏的一方。写信给我的人,是要将我往死里整啊。”凌九霄心里冷笑想道。

    倘若白剑歌真的将事情闹大,上升朝堂的地步,自己的王侯历练无疑要提前结束了。

    无法继续参加王侯历练,整个百战候府就只有等死而已,事关一家上下,和逼他入死路没有任何区别。

    不过,凌九霄的确没料对方这么大胆,就连白剑歌都胆敢利用,万一被查出来了,结束王侯历练的,就是这个孙子,而不是自己了。

    可是,这些事情只能之后考虑,在这之前,还得掌握着主动权的白剑歌是个什么想法,只能见一步走一步了。

    “大师姐,现在要怎么办?是将凌九霄交给宗门处理吗?”被白剑歌称作颜颜的青衣女子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这等事情,不可交给宗门。”白剑歌摇头回道。

    此言一出,青衣女子顿时神色大变……果然啊,这个凌九霄铁定是了什么旖旎的情景,否则白剑歌怎么会不愿意交给宗门处理!

    就是因为事关女子的名!

    即使她们是武者,走武道一途,名依然很重要,马虎不得。

    “那么我们私底下教训他一番?”青衣女子又建议问道。

    “不可……这是私斗,他血术未成,估计三两下就要被揍死了。”白剑歌依然摇头。

    她是融汇了灵诀的武者,举手抬足,都能够催动天地之力,即使是武士她都有自信一击必杀,更不要说是武徒都不是的凌九霄了。

    “这……这可如何是好?”这个不行,那个不行,青衣女子都快急疯了。

    “公平决斗。他缺少天魂,意识不清,这一次说不定真是偶然,但是事情不可以这样了结,必须给他一点教训,以及挽回我天武宗的声誉……是时候让我爹对他死心了!”白剑歌对上凌九霄死水一样的眼眸,认真地说道。

    她父亲天武宗宗主白玄,从年轻时开始,就一直算无遗策,无奈千算万算,始终算漏了一个凌九霄,直现在还不放弃,愿意赋予凌九霄选择血术的特权,导致不少天武宗弟子敢怒不敢言。

    白剑歌作为大师姐,理应肃清这一切不正当的决定。

    当着众人面前击溃凌九霄,让他躺王侯历练结束,就是做好的做法,同时又是对自己有了一个交代。

    “不过大师姐……你已经是真正的武者了,他武徒都不是,会不会惹人非议?”青衣女子苦笑说道。

    武者与连武徒都不是的弟子交手,和成年人对上幼童没有多大分别,白剑歌这个决策,一样说不上多么高明啊。

    “我会长老出手封住我的修为,然后将血气暂时降和他一个层次,这样和凌九霄交手,就没有问题了吧。”白剑歌毫不犹豫地回道,显然是想过这一个难题了。

推荐阅读:倾世宠妻   天香   拾光里的我们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御前女官   寂寞寂寞就好   曾想盛装嫁给你   一嫁大叔桃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