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言情888 > 言情小说 > 明星助理上位记 > 第116章 没有证据找证据

第116章 没有证据找证据

作品:明星助理上位记 作者:莫歆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看看这些货色,个个搔首弄姿的,就不如你长得清纯,但你清纯中还带着股刚毅,是不是因为你会武的关系?”

    我思考着吴少的话,我倒没感觉自己的气质中还包含了这些个乱七八糟的。

    “回去后,你们方总没为难你吧?”吴少接着问道。

    “怎么没为难,把我劈头盖脸骂了一顿呢!”我委屈的努努嘴。

    吴少搂着我极其亲密的在我耳边说道:“你们方总能耐大着呢,什么事情干不出来,别理他。”

    我之前和吴少在电梯口碰见方彦时,就觉得他对方彦说的话似话中带话,现在听他这么一说,仿佛知道些什么,我也就顺着他的话继续问:“真的啊?我是听说过我们方总的传言,他神神秘秘的,看来吴少你知道不少啊。”

    这个吴少贼笑一下:“你们女人就是八卦,什么都想问,我要告诉你,你们方总肯定把你灭口了,为了你的人身安全着想,我们还是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这件事上。”

    虽然吴少这么说我更好奇了,但是也不好问下去,他告诉我这里是他在京都的家,他老子长期生活在这里,联想到之前王庆生说吴少的权势不可估计,他老子人又在京都,那么我仿佛心中有了答案,心下更是一阵发乱,看来事情比较棘手,不过,法治社会,如果我能有证据证明他杀害温杏,法律总不能不对他制裁吧。

    我还在别墅里看到红毛,我特地多留意了他几眼,之前听小凯说他在京都开个破服装店,但肯定不像小凯说得那么夸张,只是红毛这人应该是长期在京都混的,后来我听到别人都叫他疯子,我觉得这个外号挺贴切的,他这人是挺疯癫的。

    有钱人的圈子懂得就是玩,什么玩法的都有,为了不鹤立鸡群我也只好融入其中,里间则开了好几个赌局,很多男的搂着眉在那玩得正嗨,而泳池边男男女女也贴面肉身的,我问吴少皇城脚下这样搞真的没事吗?

    他笑得极其张狂,说这栋别墅谁敢来查,讲着便一把拉起我要带我转转,我随他上了别墅二楼,别墅的装潢自然不用说,考究得很,说是参观他倒直接把我带进一个房间,那个房间中央的大床床头居然是一个跑车头,我觉得新奇过去看看,却看见旁边的墙上挂了一排车钥匙,且都是豪车的标志,我指着那些钥匙和吴少说:“你这些车子都停哪的啊?”

    “车库啊。”

    “哦?你这地方有这么多车库?”

    “怎么?你对车子感兴趣。”

    他这一问,我不动声色的拿起一把钥匙说道:“哪个女人能抗拒豪车?若是能坐上去感受把多好。”

    “那还不简单。”吴少说着从旁边桌子的抽屉里拿了一个巴掌大的似遥控器的东西,上面有许多数字,就领着我下到一楼,绕至别墅后面的一处地方。

    我看到了一排门,少说十几个,每一个都是单独的,吴少告诉我这些都是独立车库,他问我想看什么车子,我说你都打开给我看看呗,他说行,亲他。

    我忍着恶心在他脸颊啄了一下,他摇摇头说不行,我心里思索着怎么办,转念之间想出对策:“这样吧吴少,不知道在豪车上玩车震是什么感觉,要么你都打开让我选辆?”

    吴少一听淫笑一声拍手说好,分别对应的按下数字键,车库门纷纷打开,我完全傻了眼,平时只能在外国杂志上看到的车辆一一展现在我眼前,造型炫得如机器人,我表现出极其兴奋的状态赞叹连连。

    然而很快我就发现9号车库的门并没有打开,我指着那扇门问吴少为什么那个不开,他随意的说:“那里面是辆破车,没什么好看的。”

    我心头一紧,莫非里面就是温杏的车子?我之前怎么没有想到他会把车子弄来京都,如果他老子有意保他把那件事压下去,那么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在他老子眼皮下自然不会有人发现那辆斯巴鲁,我心跳狂快,仿佛要找的证据就在眼前,只要打开那扇9号门就可以逮住吴少送他进局子。

    满腔怒火一点即燃,越是这时我只能越强自镇定,吴少拉着我让我自己选一辆,我当然不能引火烧身,缓缓走到一辆迈巴赫前,吴少从身后搂住我就准备把我往车里推,这时我手机适时的响了,当然这是我刚才趁他不注意时设置的,我并不知道今晚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时间节点,所以在同他上二楼前我设置每隔半个小时响一次,以防万一,这招装逼的方法还是当初方彦教我的。

    我接起电话,脸色大变急匆匆就往外走嘴里还说着:“真的?怎么会这样,严不严重啊!不会吧?那我马来。”

    挂了电话我就往别墅大门赶,吴少在后面问我怎么了,我说一个朋友在ktv和人动手伤了大动脉,快不行了,回头电话联系。

    吴少问要不要送我,我说不用了自己打车就急急向外跑,直到上了出租车我的心绪还是难以平复,一方面是后怕刚刚差点被吴少办了,另一方面是终于发现蛛丝马迹激动的。

    回去后我就打给了王庆生和他说事情有眉目了,车子有可能就在京都,并给他订了张机票让他赶来。

    后来和王庆生的接触中才得知他一开始就是做网管的,精通电子产品,自己从小就喜欢拆拆卸卸,自学成才,后来和温杏混在一起后就跟着他搞车子,再之后温杏出事他又躲了起来继续做回网管。

    他到达京都后我联系绪澈,想办法让他先住在绪澈家,而后我们三个开了个小会,我和王庆生把温杏的事情大概和孟绪澈说了遍,说实话,我身边最信任的就是绪澈,所以我希望他能帮我,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还怪我这么大的事怎么不事先和他说,我也很无奈。

    那短短几天我一门心思全扑在这事上,我和他们商量要动手就必须要快,否则那个吴少一旦回了重庆再想潜到他别墅恐怕就难了,一合计随即出了方案。

    没几天我就联系上吴少,和他道了歉,说那天临时走掉,吴少问我朋友怎么样了,我说暂且保住了小命,我问他还在不在京都,他说在呢,我表示想去和他见一面完成未做完的事,吴少在电话那头哈哈大笑叫我当晚就去京郊找他,我满口答应。

    晚上我按照约定的时间去了吴少的别墅,一番打趣*后吴少当然是心急想吃热豆腐,问我还在不在车库做,我说去他房间吧,因为我想着钥匙在他房间,先想办法弄到钥匙要紧,他倒没有意见,便领着我上了楼。

    我本来打算让他先洗个澡,趁他洗澡之际好把钥匙偷出来,可他说我来之前他就洗过了,我心想不妙,他今天表现得有些猴急,也许是前两次都是状况不断,他有些等不了了,便抱着我说些柔情蜜语。

    我娇嗔着推开他和他抱怨刚下了地铁又打不到车一路踩着高跟鞋走过来都累死了,我要歇歇,估计他心想今晚煮熟的鸭子也飞不了就耐下心问我要怎么歇。

    这回我主动搂着他的脖子和他说我在京都缺辆代步工具,叫他要么把他车库那辆不值钱的车给我开开。

    吴少面上冷笑一声走开两步从桌上拿起根烟顺势坐下:“那辆车子你可能开不起来。”

    我笑嘻嘻的凑过去:“少来了,我驾照都2年了,吴少怕心疼吧,肯定是什么价值不菲的车子。”

    吴少哼了一声:“我就和你说吧,那是辆事故车,死过人的,你开不开?”

    我心脏狂跳,之前还在怀疑的事情经他这么一说已经板上钉钉,那个9号车库里停的肯定就是温杏出事前所驾的斯巴鲁,我脸色发白,但这时倒不担心吴少能看出什么破绽,因为是个正常人听说死过人大概都不会淡定,我干脆装着被吓傻的样子问道:“不会吧,你把死过人的车子放家里干嘛啊?”

    吴少笑而不答,然而他笑得十分瘆人,让我莫名的心慌,一会他掐掉烟头,朝我走来:“好了,花花,我们都见了几次了感情都没有提升啊,来,我们重温下之前的甜蜜如何?”

    说着他伸手准备扯我衣服,这时,他的电话正好响起,他骂了一句回过身接起,几十秒后脸色微变,挂了电话和我说疯子出事了,他要去一趟,叫我在这等他,他一会就回来,我连声应道。

    他走后我拿出包里的两部手机,一部手机一直开启录音功能,此时我按下停止键,顺势对着另一部手机里的人说吴少出去了。

    早在来之前我的这部手机就一直和王庆生保持接通状态,所以他能清楚的听见我和吴少的对话,当吴少要对我意图不轨时,绪澈再赶紧拨通吴少电话和他说疯子被人搞了,让他赶紧到三里屯的酒吧去。

    ...
推荐阅读:倾世宠妻   天香   拾光里的我们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御前女官   寂寞寂寞就好   曾想盛装嫁给你   一嫁大叔桃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