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言情888 > 言情小说 > 明星助理上位记 > 第94章 只愿君心似我心

第94章 只愿君心似我心

作品:明星助理上位记 作者:莫歆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我应着走进浴室,小心翼翼的帮他量着水温,担心他嫌凉或者烫。

    我蹲在浴缸旁边看着水位一点点上升,胸口有种莫名的情愫蔓延开,仿佛是这一个多月以来心中的大石总算落下,看到方彦的那一刻我激动的想掉泪,还好他回来了,他回来一切都会好的。

    我这样想着忽然一阵水花溅湿我的衣服,我回过神来时方彦已经踏入浴缸,水花四溢,我赶紧把水龙头关掉。

    他已经*着身子躺在浴缸中,他这么不避讳我,让我有些尴尬,然而很快我就发现他的左膀处裹着一层纱布里里外外非常严实,我心头一惊抓住他那只手。

    “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方彦本来闭上的眼睛微微睁开:“没事。”

    “怎么会没事,你有去医院吗?”我急得红了眼,他这些天到底遇到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受伤?

    “这点伤不用去医院。”

    他又把眼睛闭着躺在浴缸之中,这时我发现他的脸色很憔悴,一丝疲惫写在脸上,而多日不见,他整个人都消瘦很多,也黑了不少,原本有型的头发被剪得非常短,显得他的轮廓更加清晰,看来他这些日子并没有跑到哪躲了起来,肯定是经历了什么,我心里很难受,我情愿代替他受伤。

    他看了看我仍然握住他的手眼神有些迷离,随后坐起身把我一把拉进浴缸中,恍惚间身上的睡衣已经全湿透了。

    我已经洗过澡了不想再湿一次,况且还是穿着衣服,我搞不懂方彦是要恶整我吗,急得从浴缸中站起身,他又一把把我拉坐下来,身子就压了过来,我畏惧的盯着他,他双手撑在浴缸两边,我的整个身子低得都浸泡在水中。

    “担心我?”

    他的声音带有蛊惑人心的力量,我望着他炙热的双眸彻底沦陷,轻轻地点点头不否认,我是担心他,这些天来担心得快要疯掉了,我从来没有这么牵挂过一个人,我清楚自己对方彦的感情,但不知道原来这么深。

    “想知道我到底有没有事?”他脸上竟带着玩味的笑意,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他还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和我聊天,但我还是乖乖地点点头。

    “好!”

    随着话音刚落他一把掀开我的睡衣我呆得浑身僵硬,然而他根本不管吓傻的我熟练地做着他的事。

    明明受了伤明明很疲惫,可此刻依然精力旺盛得犹如猎豹一般,我没有反抗只是直勾勾的看着他,感受着他身体的存在。

    背靠着浴缸不一会身体僵硬的难受,我皱了下眉刚准备用手撑住身体,方彦的大手已经穿过我的腰间把我支了起来,与此同时,我们的身体完全贴合在一起,这样亲密的距离让我羞得不敢抬头看他,为了能让他省力我从他臂弯下紧紧搂住他,只是这一次他没有把我的手甩开,这样剧烈的动作使浴缸里的水不停的往外渐,我的身体居然有了一丝陌生的快意。

    这是我第一次有了这样神奇的感觉,以往想到这种事总是害怕抗拒,好像终于体会到为什么那么多男男女女对此事乐此不彼。

    我把方彦拥得更紧,一阵折腾后他靠在我身上,依然抱着我让我的腰不至于弯曲得太难受。

    “想我吗?”他的声音在我耳边传来,低沉而沙哑让我心里泛起涟漪。

    “想!”我实话实说,而说出这个字的时候这些天所有的思念和担心终于从心田聚集,声音有些哽咽,我很怕再失去他,我很想问他一句那你想我吗?可是终究没有勇气问出口。

    我靠在他的胸前看见他左膀子的绷带竟然印出红红的血色,急得推开他的身子就准备去拿药箱,他拉住我:“我饿了。”

    那样子就像小孩在问大人要糖吃,我破涕为笑指了指他的膀子,他说我自己来,于是我出去换上干的衣服帮方彦下了一碗面,下好的时候他正好出了浴室也换上了睡衣。

    我把面放在桌子上,他把头发擦干就坐过去吃了起来,我在他的对面坐着小心翼翼的观察他,面是很普通的青菜面,放了点盐和麻油,我承认太难的东西我不会,就怕这龟毛的人会嫌弃我做的东西,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大口大口的吃着,看着他那样,我心底盘旋出缕缕温柔,看来他是真的饿了。

    他到底干嘛去了,把自己弄成这副样子不说连肚子都吃不饱,想到这我心疼的眉毛都揪到了一起,忽地想起更重要的事情。

    “对了,天石的事你知道了吗?赵兴和李亦微到处在找你,现在已经一团糟了。”

    “我知道。”他只短短的回了这一句,好像这只是一件小事,根本不足以影响他继续吃面。

    “可是那些大腕们?”我想到那些人一走恐怕就连资源都要带走不少,天石即使渡过这一劫恐怕也得大伤元气了。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他吃完放下筷子,我把水递过去,他喝了一口,再擦了擦嘴。

    “车练得怎么样?”他把碗推开问我。

    “驾照已经拿到了。”

    “好,早点睡吧。”说完他就回房了,没再和我多说。

    我把碗收一收心里还在琢磨方彦那句话什么意思,他好像并不在意那些大腕集体出走的事情,他到底有什么打算,我发觉我越来越看不透他了。

    第二天我早早起来随方彦一同去天石,刚踏进公司所有人都沸腾了,方彦就如天石的脊柱,支撑着整个天石的气场,大家看到他仿佛看到希望般精神为之一振,我的心情也忽然大好,因为这样的他让人仰慕和信任,然而我此刻正站在他身边。

    他与赵兴、李亦微还有天石一些高层在会议室整整一天,一直到傍晚我才接到他的电话,他问我在哪,我说在公司,他叫我去地下车库取车然后在天石门口等他。

    不一会他就下来了,上了车让我往机场开,我略微诧异。

    “你又要走?”

    我心里揪了一下,好不容易等到他回来怎么这么快又要离开,我握着方向盘的手有些沉重,极其不情愿的发动车子,胸口像被块大石堵着,喉间越发难受。

    他坐在后排只嗯了一声就打开电脑一直在忙碌,我对去机场的路并不熟又是新手,一路上的紧张倒分散了一些不悦的情绪。

    “照你这样飞机早起飞了,给我快点,半个小时内要再到不了你就给我下去走回家。”方彦头都没抬手下键盘不停的敲击嘴上催促我。

    我心里就更难受了,我以为经过昨晚我们的关系总算缓和,他能对我稍稍好点,可是现在听到他要把我丢下去实在心中不快,我不过是个新手如何能把车子开得和个赛车手一样。

    我气鼓鼓的不搭他的话,但是脚下的油门还是加大力度,双眼牢牢盯住前方一刻不敢大意。

    到了机场他急匆匆的把电脑关掉打开车门,我从倒车镜里一直看着他,他顿了一下命令道:“好好把你的破车技练一练。”

    我把头偏向左边假装没听到有些赌气,他一走就离开那么久,不说和我打个招呼让我提心吊胆这么长时间,才回来这下又要走,无论是不舍还是难过,我就是非常不开心!

    “我去魔都那边,约了证劵所的人,后天就回来。”他声音轻了下来。

    车门被关上,我转过头,他已经大步进了机场,我心头的火仿佛消散了些,他是在向我解释交代行程吗?是让我知道他很快就会回来吗?

    我把车子开回家的时候心情已经好多了,两天的时间不算长,这样的等待还可以承受,只要他不再像上次一样消失那么长时间就行。

    我真的开始开车到处溜来练车了,不仅如此我还在网上找了一个有名的散打教练,我按照那个号码联系上了他。

    去找他的时候他正在教课,里面很多都是高中生或大学生,我在场边观察着,发现他教课的时候很认真和专业,并没有因为底下的学生不是专业素质的人而对他们有丝毫放松。

    结束后他向我走来,我和他简短介绍了下,他穿着紧身的白色t恤,下身是条运动裤,身材强壮魁梧肌肉发达,可他笑起来却十分腼腆露出雪白的牙齿,让人觉得攻害性立马降低。

    他叫白鑫金,之前在网上就了解过他的盛名,据说原来是特警,后来下来开办散打教学,其实我一直没能理解特警到底是个什么概念。

    从我们日常所见,很多公安特警一般都是专门进行防暴,维持公共安全,甚至一些特殊人群或场合的安全保卫任务。

    但从另一个层面理解有些特警也在执行国家机密任务,比如抓捕火力强大的匪徒或恐怖分子、解救人质反劫持和反恐等等。

    我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之前主要是做什么的,不过我现在对这个的好奇心倒是不大,更希望从他身上学到一套本领,这个想法自从看见方彦受伤回来后就产生了。
推荐阅读:倾世宠妻   天香   拾光里的我们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御前女官   寂寞寂寞就好   曾想盛装嫁给你   一嫁大叔桃花开